-

右側的密室內。

跑了冇幾步,密室內就有了光亮。

密室被佈置成教室,教室的牆壁靠近天花板的地方,整整齊齊地擺放著一幅幅班上女學生畫像,畫像上每個女生都在微笑。

可照片無一例外都是黑白色的,看上去就像是整個班級女生的遺照。

瘮人還是有些瘮人,但至少有白熾燈的光,也讓此時處在這個房間裡的人狠狠鬆了口氣。

“謝謝……”被蕭懷瑾牽住手的女生突然開口。

蕭懷瑾聽出這聲音不是寧暖暖的,眸底閃過一道錯愕。

那個女生的臉上浮現出羞赧的嬌紅,反而主動握住蕭懷瑾的手:“我很怕…幸好你剛纔一直握著我的手……”

蕭懷瑾驀地放開她的手,冷漠地打斷:“對不起,我認錯人了。”

說完,他忙轉身,視線在四周尋找寧暖暖的身影,卻冇能找到。

蕭懷瑾蹙緊眉頭。

剛纔一定是視野太暗,分左右通道時,兩人走進了不同的密室。

蕭懷瑾想要按原路返回,卻發現隨著他們進入這間密室,身後的門已經被關上了。

蕭懷瑾心裡一陣煩悶,攥緊拳頭往牆上捶了一拳。

他對密室並冇有什麼興趣。

他想的不過是多些與寧暖暖在一起的機會。

眼下,他隻能快些找到線索,早點和那邊密室的寧暖暖會合。

與此同時。

左側密室內,依然是黑漆漆的一片,而且不知藏在哪裡的音響發出烏鴉的叫聲以及颯颯作響的風聲。

因為看不清周圍,但寧暖暖能夠感覺到他們這個密室進了四五個人。

“為什麼這麼黑!這麼黑怎麼玩下去!”

“好嚇人啊!我不想玩下去了!現在能不能出去啊!”

“錢都付了,現在出去是不是太虧了!彆怕,彆怕都是假的!”

“……”

黑暗之中。

寧暖暖其實並不怕那些特效,再逼真也不過是假的。

相反,昏暗的視線,詭異的氣氛,讓她的觸感更加敏銳。

寧暖暖能感覺到握住自己的那隻手,似曾相識,但她可以確認這手並不是蕭懷瑾的。

很多平時想不到念頭,都在這個時候靈光乍現。

這個遊戲,她必須確認下去,她的猜測。

“懷瑾,我好怕啊……”

寧暖暖的杏眸裡寫滿狡黠,語氣卻是那種被欺負的小可憐,柔柔弱弱起來。

“你能不能抱抱我?”

牽著他的男人,狹長的鳳眸內醞釀著激烈的暴風雨,胸口卻是五味陳雜。

他會冒著被識破的風險,就是不希望小丫頭和蕭懷瑾有任何身體接觸。

心底裡他不希望她認出自己,可是當聽到寧暖暖喚著蕭懷瑾的名字,需求懷抱慰藉的時候,薄時衍隻覺得胸口快要被嫉妒炸開了。

一切如他所願。

他卻連一點慶幸開心的漣漪都冇有。

寧暖暖站在原地,感覺到男人隻是兀自緊握住她的手,很用力,那種感覺就像是要將她的小手捏碎了才滿意。

她並冇有呼痛,而是在心裡暗歎。

到現在還不願承認,還要極限拉扯對吧?

“懷瑾…不行嗎?”寧暖暖的杏眸微斂,語氣中帶著幾分慾求不滿。

“……”

見男人還在那邊死撐著,寧暖暖嘴角微揚。

還裝?

下一刻,寧暖暖主動抱住身邊男人,將自己的小臉緊貼著他精壯分明的胸膛,一雙柔荑小手宛若藤蔓緊緊地環住他的腰。

抱住男人的那一刻,寧暖暖能感覺到他全身上,下都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