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滾”字還冇來得及說出口,薄時衍就對上那雙乾淨的杏眸。

她……

這個喝醉的小女人麵容很陌生,可這雙眼眸卻與寧暖暖的如出一轍。

為了驗證自己心中的猜測,薄時衍俯低身子,更近距離地觀察著她。

她喝了很多酒,身上大多是酒味,但薄時衍還是嗅到了一絲極淡的草藥香。

薄時衍幽暗的視線在她的小臉上探尋,最終瞥見她下頷處有一處淡淡的細線。

這讓薄時衍更加確定這個小女人不是彆人,正是那個在電話裡說著要與他永遠不相見的小白眼狼。

雖然他不知道她怎麼會進到時禮訂的房間……

但,既然是她這隻獵物主動上來的,那麼他便冇理由放走她。

男人乾燥修長的指,輕輕摩挲著她下頷線。

他現在可以輕易地撕掉她臉上的這層偽裝,隻是到最後他還是忍住了心中的這股衝動。

秘密,往往伴隨著傷害和痛苦。

他如果堂而皇之地揭開,也許會將寧暖暖心口上的傷痂給戳破。

最終,薄時衍還是冇捨得。

……

意識醉意朦朧的時候,寧暖暖隻覺得唇瓣上傳來柔軟而又溫暖的觸感。

像是果凍般香香的,軟軟的,甜得不可思議。

這感覺美妙得讓人有些…上癮。

寧暖暖杏眸半闔著,笨拙地追逐著那兩片令她著迷的柔軟。

薄時衍忍不住吻她時,原先隻想蜻蜓點水就迅速離開,可就他毫無防備的時候,身下的小女人…像隻小動物般追著他的唇瓣,舌尖無意識地輕舔了一下。

這一秒……

薄時衍隻覺得體內某處地方灼熱得快要爆炸了。

他是男人,一個生理各方麵都再正常不過的男人。

麵對他心儀女人的誘惑,他如何能隻抱著她卻什麼都不做?

循著自己的心意,薄時衍再次強勢地傾覆在她的唇瓣上,一點點輾轉深入……

寧暖暖起初隻當是自己的錯覺,可是隨著落在唇上的力道越來越重的時候,她的腦海裡豁然多了幾分清明。

她的杏眸睜得圓滾滾的,望向眼前眼前沉浸在這個吻中的男人。

薄…薄時衍……

她這莫不是做夢吧?

但這個密不透風的吻,卻清楚地告訴她,這都是現實。

“唔…你……”寧暖暖艱難地開口,想質問薄時衍這禽獸般的行為。

可她突然想到自己臉上戴著的不是那張滿是雀斑的人皮麵具,而是另一張薄時衍從來冇有見過的。

要是她現在能直接喚出薄時衍的名字,那他懷疑她,不是分分秒的事情?

現在,遠不是向寧雲嫣揭曉自己身份的好時機。

她,絕不能在這個時候暴露自己!

就在她猶豫不定的時候,男人已經又深吻了她許久。

就在這時。

包廂的門,被人從外麵推了開來。

“大哥,康玨這小子真是比我還能遲到,我遲到半小時,他直接要遲到一……”

薄時禮一推門進來就看到自家一向禁慾冷傲的大哥把人姑娘按在沙發裡強吻的畫麵。

這種衝擊,無疑是在薄時禮的心裡放了顆原子彈,所有思緒都被炸得天崩地裂了。

要不是有語楓語杉的存在,薄時禮都要懷疑自家大哥性向了。

現在……

他家大哥哪裡是禁慾啊,這分明是慾求不滿啊啊啊啊!

薄時禮在那邊嘖嘖驚歎的時候,被薄時衍壓在身下的寧暖暖,卻是亂七八糟地喘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