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大,對不起…我說錯話了。”牧雲野欲言又止道。

隔著電話,寧暖暖微揚著唇角,故作輕鬆道:“冇有必要說對不起的,你又不是故意的。”

“恩。”牧雲野緩過來,又問道,“那你希望誰陪你出席商家的生日宴會?”

寧暖暖理所當然道:“我知道你希望我選其他男伴,但你自己掰掰手指頭,在夏國的時候,我還能麻煩景承,現在我們人在璃月,我隻能指望你了!”

牧雲野知道寧暖暖所言非虛,隻能認命地應了下來:“明白。”

掛了電話。

寧暖暖抬頭望瞭望天,心中不禁歎息起來。

習慣這東西,習慣起來不容易,但是要戒掉這習慣也好難!

……

一轉眼就到了後天晚上。

宴會是在月度最高建築月塔的頂層舉辦的,整個宴會從門口到大廳內部,都佈置得相當奢華,令人一走進去就能感受到宴會主人雍容華貴的身份。

一簇簇水晶燈閃爍著璀璨耀眼的光芒,牆壁上的油畫裝飾畫複古優雅,酒紅色純羊毛地毯踩上去極為舒服,出席宴會的人並不多,但來來往往的每位賓客都衣著華麗光鮮,出身非凡。

薑家一家之主薑融帶著妻子顧嘉敏,以及一雙女兒薑星兒和薑雲瑞,緩緩進入宴會廳。

“成光兄,祝賀你生日快樂啊。”薑融雙手作揖,滿臉都是笑意。

顧嘉敏跟著丈夫連連附和,末了不忘將薑雲瑞薑星兒往前推了推。

薑雲瑞這邊就簡單樸實地說了一聲“伯父,生日快樂”,薑星兒卻是笑眯眯走到商成光身邊,笑道:“商伯父,星兒祝您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聽說最近商伯伯又在璃月西部拿下一處土地,那邊礦產資源豐富,星兒真的很為您感到開心。”

“星兒的訊息還真是靈通。”商成光咬著雪茄煙,睇了一眼身邊的商延鎏,“不過這塊地啊,現在不屬於我,我已經把它交給阿延來打理。”

商延鎏在旁邊配合地應了一聲。

薑星兒聽到商成光這麼說,眼裡頓時閃過一抹欣喜。

再怎麼說,商延鎏都是她未婚夫,如今商伯父將這塊資源交給商延鎏,也等於變相給她以後增添了一份保障。

薑星兒欣喜,薑融和顧嘉敏也是同樣喜出望外,隨著商家在商界地位越來越穩固,現在想來當初給自家女兒和商延鎏訂下婚約,要多明智就有多明智。

唯一遲鈍慢半拍的可能就是薑雲瑞。

薑家人沉浸在喜悅裡,卻不知這喜上眉梢的樣子,落在商成光和商延鎏眼中卻是另外一番解讀。

商成光早看不上薑家,如今繼續默認這樁婚事,不過是因為薑星兒各方麵也挑不出過多的短處,也算是兒媳婦比較合適的人選。

商延鎏卻是完全看不起薑星兒,作為原石提供商,他給了福鼎珠寶不少機會,可薑星兒卻做得並冇什麼起色,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利用他未婚妻的名號,繼續要他的扶持。

之前,商延鎏並冇有將這放在心上。

但自從遇到寧暖暖,有了明珠做對比,他才知薑星兒不過就是極為普通的珍珠。

“阿延,你陪星兒聊聊。”商成光隨口說道。

父親的吩咐,商延鎏至少表麵得順從,他便帶著薑星兒去了旁邊。

薑星兒見能與商延鎏獨處,臉上笑容更甜蜜起來:“阿延,恭喜你得了那塊地。”

商延鎏冇有理睬薑星兒,而是抬手喝完杯中的酒,目光往門口瞟,想著那個自己真正期待的女人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