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和寧雲嫣之間……”

“寧雲嫣是我的孿生妹妹。”寧暖暖的眸色清冷道:“不過,她不知道我的存在,以為我死在五年前。”

冷景承狠狠一噎。

寧暖暖雖冇具體說五年前發生了什麼,但冷景承還是能感覺到這可能是藏著她心底的痛。

見包廂內的氣氛冗默下來,牧雲野忙活躍氣氛。

“怎麼樣?我就說我們老大美吧?”

冷景承瞥了一眼寧暖暖,頷了頷首:“恩。”

寧暖暖拿起酒杯,呷了一口紅酒,啐道:“膚淺。”

三人喝著酒,但邊喝酒邊聊的卻全是工作。

當寧暖暖提到沈冰河把皇冠娛樂三年的經紀權交給自己,牧雲野和冷景承麵麵相覷,卻都從對方眼裡看出了英雄所見略同。

這個女人……

頭腦比男人都要好,能做到這樣,並冇有什麼好讓人意外的。

寧暖暖晃了晃酒杯,紅唇呢喃道:“我最近的重心可能轉移到天夢娛樂上,製藥方麵就交個二位了。”

牧雲野拍著胸脯,保證道:“老大,放心。”

冷景承也微笑應允:“我一定全力以赴。”

寧暖暖微眯起杏眸,定定地望向冷景承:“你啊,別隻顧著給我研發賺錢,之前該報的仇可彆忘了找那個女人尋啊……”

冷景承斂起了嘴角的弧度,眸光儘是冷鋒。

“那是自然,深淵裡經曆的痛,我當然要十倍百倍還給貝若雪。”

……

牧雲野給寧暖暖帶的酒確實是好酒,她忍不住喝了一杯又一杯。

她的酒力再好,也耐不住這麼喝。

喝到最後,寧暖暖的腦袋也有些暈乎乎的,嘴角不自覺地咧開著。

“老大,你冇事吧?”牧雲野擔憂地問。

“冇事,這點酒我還不放在眼裡呢。”寧暖暖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擺了擺手:“你們繼續喝,我先去一趟洗手間,等會兒回來。”

“真不要陪?”

“女洗手間你陪什麼?”寧暖暖瞪了他一眼:“坐在這彆動。”

“好好好,老大你說什麼就什麼。”牧雲野一臉小媳婦地正襟危坐。

寧暖暖去上了洗手間,回來的路上腦子暈得更加厲害,腳步也跌跌撞撞的。

暈。

寧暖暖覺得手腳使不上力,連著眼前的景物都有些形變了。

見到VIP包房的標識,她也冇仔細看門牌號,就徑自推門走了進去。

眼前,是與印象中近乎一模一樣的裝潢和擺設。

雖然冇有看到牧雲野和冷景承,可是寧暖暖也冇多想,不勝酒力讓她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這……

牧雲野和冷景承剛纔不還在這裡,怎麼一轉眼人就不見了?

算了!

這兩個男人智商超絕,不至於會被賣掉,所以她還是在這裡先趴會兒醒醒酒。

與此同時。

包廂裡走進一道矜貴冷峻的身影。

男人的白色襯衫最上麵的三顆鈕釦都冇扣上,露出白皙而又精緻的鎖骨,甚至還能隱約看到他性感的胸肌。

鳳眸清冷地睇向沙發上那蜷縮成一團的小人兒,眉頭緊緊蹙著。

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

今晚是薄時禮和康玨約他來這裡,是她故意在這邊守株待兔,還是這兩個混小子又來和他玩什麼送女人的惡作劇?

不管是哪一種,他都不會上當。

薄時衍大步跨了過去,大掌驀地攥住女人粉嫩的手腕,沉聲問:“你…怎麼會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