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喵嗚~~”

銀漸層一溜小跑,走到了薑雲瑞身邊,用腦袋蹭了蹭他的褲腳。

薑雲瑞從冇和貓咪靠得那麼近過,當他將貓咪從地上抱起來時,撫摸貓咪腦袋時,還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原來……

小貓咪的腦袋,是這樣的觸感嗎?

好柔軟,也好溫暖。

薑雲瑞有些激動地摸了摸,嘴角不自覺地揚起笑容來。

寧暖暖斜睨了薑雲瑞一眼,也被他的笑容感染到了。

蕭懷瑾走到寧暖暖和薑雲瑞的身邊,開口道:“暖暖……”

蕭懷瑾和薑雲瑞曾有過一麵之緣,薑雲瑞也是認得蕭懷瑾的。

當見到身為少將軍的蕭懷瑾和寧暖暖待在一起,眉頭不禁微微蹙起,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的名字,寧暖暖。”寧暖暖微微一笑。

“寧暖暖……”

薑雲瑞喃喃地重複著這個名字,卻對她愈發好奇。

能根治他的哮喘,還能和少將軍這麼熟稔,她的家世背景絕不會比他這個薑家小少爺的來頭小的。想到昨天自己對寧暖暖的指責,指責她勾引他未來姐夫什麼的,他頓時覺得自己被打臉了。

這個女人不單是容貌,因為她不管任何方麵,都不需要去引誘誰。

“蕭懷瑾,認識嗎?”寧暖暖指了指身邊的蕭懷瑾,“我弟……”知道蕭懷瑾不喜歡被叫做弟弟,寧暖暖忙刹車改口,“我的好朋友。”

薑雲瑞和蕭懷瑾互相頷了頷首。

蕭懷瑾並不喜歡薑雲瑞突然的加入,不過見寧暖暖並冇有拒絕的意思,便隻能帶著小少爺一同在貓舍吸貓。

小貓咪們很治癒。

寧暖暖他們給小貓咪喂貓糧零食什麼,時間一晃而過。

到了傍晚,三人才離開貓舍。

薑雲瑞到現在心都是激動,和寧暖暖告彆時,一改從前的傲嬌,滿臉都是崇拜和仰慕。

蕭懷瑾想約寧暖暖吃晚飯,但他突然接了通電話。

接完後,他一臉抱歉:“對不起,我突然有任務……”

“說什麼對不起?”寧暖暖拍了拍蕭懷瑾的肩膀,關照道,“少將軍放假和普通人放假還是有區彆的,軍令如山,有召必回,我理解的。

等你任務完成後,再請我吃飯吧?”

夕陽下,寧暖暖的五官染上了些胭紅,看起來更加靈動傾城。

“好。”蕭懷瑾鄭重允諾道。

“嗯。”

蕭懷瑾快步離開。

寧暖暖轉過身,眸光黯淡下來幾分。

不遠處。

一個戴著銀色麵具的男人佇立在轉角,瞥到她低垂的視線,忽覺得胸口隱隱作疼。

她這是在可惜蕭懷瑾不能陪在她身邊嗎?

她這是打算告彆他,開始一段全新的感情嗎?

明知以她的個性,這種概率極低,但他卻也控製不住去想那概率。

薄時衍現在深刻體會到一句話,什麼叫自作孽不可活!可偏偏這坑是他自己刨的坑,即使這坑再怎麼難受,他得跪著走完它!

寧暖暖不知這一切,就在街上踱步了會兒,看到街頭有家開放的大排檔店,便走了過去。

點了一盆十三香小龍蝦,外加三瓶啤酒。

寧暖暖坐在霓虹之中,邊吃龍蝦邊喝啤酒。

龍蝦吃完了,就光喝酒。

今天能順利談下合作,又有蕭懷瑾和薑雲瑞陪自己吸貓,她本該是開心的。

但是在所有的寂靜之後,她卻覺得心裡…很不快活。

因為……

她好像忘不了那個狗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