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商延鎏狠狠一怔。

他今天會約寧暖暖見麵,隻是對她這個人有意思,卻對她提出的合作方案並冇有太多的期待,可現在這個小女人擺在他麵前的合作方案,不管是從誠意還是從利益角度,都很難讓人拒絕。

看來——

他隻在意了她的顏值,卻忽略掉她那不輸顏值的頭腦。

見男人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寧暖暖將手中的方案推到商延鎏的麵前,莞爾一笑道:“商少,具體條款方案上都有,您可以慢慢考慮,我想說的都已經說了,就不耽誤你時間了。”

“不用考慮了。”商延鎏往後背一仰,嘴角噙著一抹似是而非的弧度,“我同意與天夢珠寶合作,合作期限暫定一年,一年後再考慮是否續約。”

聽到這個答案,寧暖暖並不覺得意外,點了點頭:“好。”

“方案裡的合約,我會拿給法務再詳細審下,冇問題就可以簽約了。”商延鎏的目光一瞬不瞬地凝著寧暖暖,“內部流程大約一小時就可以了,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帶你參觀下商氏,等法務部看完後就直接簽約。”

晚簽不如早簽,寧暖暖怕夜長夢多,便爽快地答應下來:“冇問題。”

商延鎏帶著寧暖暖離開貴賓室後,莫清望向商延鎏似有話要說,卻被他一個眼神製止。

莫清常年跟在商延鎏身邊,與他已經培養了足夠的默契,他瞬間明白商少要把後續時間騰出來全部留給這位寧小姐,並且不許任何人和事來打擾他們。

“莫清,這份合約交給法務部,讓他們儘快看完。”

“是——”莫清雙手接過合約,接著轉身離開。

商延鎏瞥了寧暖暖一眼,狹長的眸子裡笑意暗湧:“走吧,先去研發中心看下。”

寧暖暖也冇多想,便跟著商延鎏到各處參觀。

不過片刻。

整個商氏都知道,一向忙得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總裁,今天竟有這等閒心逸緻親自帶著一個女人在大樓裡參觀。

“這女人是誰啊?美得跟仙女一樣,但臉看起來很生啊!”

“參觀不是一直都是由公關部接待的嗎?什麼時候輪到總裁親自上陣了?”

“你這不懂了吧?總裁能親自接待,肯定是因為喜歡啊!”

“總裁不已經有未婚妻了?薑家的薑星兒呢!”

“未婚妻有什麼用!豪門聯姻不都是各自玩各自的嗎?再說,薑星兒顏值再高,也和這個女人冇有可比性啊!”

“……”

七嘴八舌的討論,在不到半小時,就在整個商氏集團傳開了。

寧暖暖卻還在專心致誌地參觀,瞭解商氏的版圖以及部門間的分工職責,完全不知道自己早已陷入了輿論風暴的中心。

此時。

薑星兒正拿著一份資料進入商氏大樓。

這份資料,她本可以差遣下屬跑腿送來就行了,但想著能藉著送檔案見商延鎏一麵,便想著借送檔案的名義,親自過來一趟。

但誰想,她剛踏入大樓冇多久,就聽見耳邊竊竊私語。

“今天跟在商總身邊的那個女人,是不是他新養的金絲雀?也太美了吧?”

“你彆說我一個女人遠遠看著她都會不自覺臉紅動心,總裁一大男人估計多巴胺都分泌爆了吧。”

薑星兒聽到後,心中的火噌的竄上來,踩著細高跟快步走到了那兩個交頭接耳的商氏員工麵前,盛怒地問道:“什麼女人?什麼金絲雀?你們兩個把話給我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