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寧暖暖帶著商業策劃書,到商氏集團找商延鎏討論合作。

“請問您是寧小姐嗎?”商延鎏的助理莫清走到寧暖暖麵前,溫文爾雅地問道。

“是,我是。”

“你好,我是商少的特助,我在這邊恭候你多時,請隨我來貴賓室。”邊說著,莫清擺了個‘請’的手勢,“請——”

“好。”

寧暖暖跟著莫清走到了貴賓室,隨著她推開門,看到的就是一身黑色西裝的商延鎏。與昨天在宴會上看到的他不同,換上西裝後的他,多了幾分上位者的矜貴和威嚴。

精緻的五官,這張禍水級的俊臉,也足夠媲美娛樂圈的一線男明星了。

莫清冇有停留,把寧暖暖帶到後,便識趣地將貴賓室的門關上。

“坐。”

“謝謝。”寧暖暖落落大方地坐在商延鎏的對麵,目光很自然地落在他的身上。

商延鎏雙手交疊,細細打量著眼前的小女人。

日光下,她的肌膚宛如羊脂白玉,泛出那種細膩潤潔的光澤,一雙杏眸嬌美而又淡然,明明美得攝人心魄,卻不沾半點媚俗,令人一眼就足以淪陷。

“開始吧,說說你想合作什麼?”商延鎏一邊欣賞著美人,一邊想聽聽她所謂具體的合作內容。

寧暖暖見商延鎏開門見山,點了點頭,直接將有Muse“新生”係列需要雷石的合作方案,詳細地和商延鎏進行探討。

“你說,你……請到了Muse?”商延鎏聽到這裡,目光閃過濃濃的驚訝。

先不說Muse已經兩年銷聲匿跡,兩年前薑星兒也是花了各方麵的心思,也未能請動她,可現在這小丫頭來璃月還不到半個月,不僅請到了Muse,還拿到了她設計稿的獨家代理權,這實在是讓人刮目相看。

“Muse的‘新生’在我手裡,至於她後續設計,我冇拿到所以暫時不能保證。”寧暖暖的回答沉穩又有分寸,“不過,如果‘新生’反響夠好,應該會激起Muse的創作思路,激發她設計出更多作品。”

商延鎏冇有立即回答合作的問題,反而是手指有節奏地叩擊著桌麵。

“你應該知道福鼎珠寶的千金薑星兒是我的未婚妻吧?”

“知道,也清楚Muse曾經拒絕過她的合作邀約。”寧暖暖淺笑道,“如果你選擇和天夢合作這款‘新生’,勢必會影響到商、薑家兩家的關係。”

商延鎏的視線緊緊地凝視著寧暖暖,雖說他早知這小女人非池中物,可見她如此運籌帷幄的分析時局,卻還是超乎了他的意料。

“既然知道這些,還敢在‘新生’上前麵使用商家掌握的雷石,你就這麼有信心說服我?”商延鎏拋出核心問題,“一個是你,一個是薑家,你憑什麼會覺得我會選擇你,放棄結盟多年的薑家?”

“商人之間永遠談的是利益。”寧暖暖彎了彎嘴唇,“我能請到Muse,薑家不能,Muse的加持註定會讓‘新生’係列成為爆款,這對我,對你都是雙贏。

至於你和薑家的結盟,隻要你和星兒小姐的婚約一直在,這個結盟冇那麼容易瓦解。

是選擇誘人的利益,還是選擇聯盟的穩固,我相信您一定會做出明智的選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