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這些話,寧暖暖主動掛斷了電話。

也許是出於心虛,在掛斷電話後,她又把手機切換成了飛行模式。

這男人……

明明和語楓語杉的親生母親有過最親密的關係,這些年還和寧雲嫣糾纏不清,現在到她這兒來演深情人設?

薄時衍當她是涉世未深的無知少女麼?

寧暖暖的雙臂圈住的自己雙腿,將自己蜷縮成一個小團兒,紅唇呢喃著。

“薄時衍,你這個豬頭大騙子!我信你個鬼!”

可是,看著已經手中暗掉的螢幕,寧暖暖隻覺得心裡像是荒蕪一片,有一種她從未經曆過的失落。

與此同時。

盛世集團的總裁辦內,薄時衍卻是胸口堵得發悶。

區區一千萬,就能讓這個小女人主動自覺地離開他的身邊?

她想要錢的話,要多少他都可以給她,哪怕是要將他所有財產給她都可以,因為他的人都可以是她的。

可是……

他卻說怕違約,就以後不要再見麵了?

“寧暖暖。”薄時衍的鳳眸深邃幽暗,裡麵卻透著銳利鋒芒:“我……已經認定了你,你逃不開的。”

……

KINGS酒吧。

寧暖暖進了牧雲野之前提早訂好的包廂,包廂裡麵坐著早就到了的牧雲野和冷景承。

牧雲野一見到寧暖暖,當場就跟個鼻涕蟲一樣地黏乎起來。

“老大,你來啦?”牧雲野拿出一瓶葡萄酒瓶:“這可是你最喜歡的羅曼尼·康帝特級園出的82年份的,我最近好不容易搞到手,就特意給你留著。”

“那我要好好嚐嚐了。”

得到寧暖暖表揚的牧雲野,感覺尾巴都要翹起來了。

“嗯嗯,老大喜歡就好。”

另一邊聽著兩人對話的冷景承,直接聽傻眼了。

眼前的女人……明明不是寧暖暖,可是為什麼牧雲野會叫她老大?

“雲野,這位是……”冷景承半天回不過神來:“你的老大不應該是寧暖暖麼?你到底有幾個老大?”

今晚,寧暖暖來酒吧冇有戴那張滿是雀斑的人皮麵具,還是戴了張小家碧玉的。

畢竟……

她頂著那樣的臉,進出酒吧多少有點不方便。

牧雲野是早就知道她真實的容顏,以及她平日都戴人皮麵具的事。

不過,她倒是忘了這冷景承並不知道這個事兒。

寧暖暖勾了勾唇,緩緩道:“我,就是寧暖暖。”

“你……你怎麼可能?”冷景承的嘴巴震驚得張大:“你的臉…你的臉怎麼變了?”

“我的臉啊?”

寧暖暖微微一下,手指放在下頷線的邊緣,扯開臉上的人皮麵具,露出她真實的麵容。

“這纔是我真正的我,之前你看到的,和現在看到的都是我找大師製作的麵具而已。”

“你……”

“恩。”

牧雲野看戲吃瓜起勁,看到冷景承這模樣,也想到自己初見寧暖暖真容時的震驚。

他當時驚訝的反應,應該比冷景承更誇張了吧?

冷景承見到寧暖暖的第一眼,被她的美,晃到心神。

他從冇想過,真正的寧暖暖竟然會這麼美,美到有種驚心動魄的魅力。

可是很快,冷景承又想到了什麼,問道:“是不是你的名字也是假的?你的真名到底是寧暖暖…還是寧雲嫣?”

牧雲野當場斂了笑容。

反而是寧暖暖,她撇撇紅唇,緩緩道:“臉是假的,我的名字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