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視頻裡的薄時衍一如既往的好看。

修裁得體的白色襯衣,將薄時衍襯托得身形修長,氣質沉穩,明明是簡單的裝束,穿在彆的男人身上像中介,穿在他身上卻莫名有種華貴精緻感。

五官立體,尤其是那雙狹長的鳳眸,幽黑深邃得宛若銀河宇宙,教人一眼就能淪陷其中。

許久不見。

寧暖暖心中複雜得不知該用什麼來形容。

酸,脹,痛,種種情緒都拉扯著她,讓她像個提線傀儡一般站在原地,杏眸一瞬不瞬地盯著螢幕上的那個男人。

“媽咪,我們正在和爹地視頻。”薄語杉走到寧暖暖麵前,拉起她的手撒嬌道,“媽咪,你也很久冇和爹地見麵了吧?你快來和我們一起和爹地麵對麵吧?”

寧暖暖想拒絕的,可是對上遇上語杉那純真無邪得不染半點塵埃的眼眸,想要拒絕的話就這麼卡在喉嚨裡,怎麼也說不出來了。

到最後,寧暖暖隻能點點頭。

寧暖暖被語杉拉到螢幕前,再看向薄時衍時,她已經整理好自己的情緒,“你最近還好吧?”

“恩,你呢?”

“很忙。”薄時衍言簡意賅地回答著。

“我也是。”寧暖暖牽動嘴角,“天夢在夏國的根基已經穩固,但在璃月還算是一片白紙,還有很多業務和合作需要深挖。”

“恩。”

隨後兩人望著螢幕中的對方,沉默了。

另外,在寧暖暖身邊五隻萌寶也看得沉默了。

他們原以為爹地媽咪能在視頻中見到對方,會互相吐露相思之情,但誰知道爹地媽咪你一句我一句,聊的全都是工作,聊到最後…還到了無話可聊的地步!!!

這……

騙三歲孩子都不是這麼騙的吧?

薄時衍看出了寧暖暖的不自然,薄唇輕啟道:“我稍後有個會議,先下了,我抽空會再和你們聯絡的。”

“好吧。”

語楓語杉還有些依依不捨,卻也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電腦螢幕暗了下來。

寧暖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勉強擠出微笑來:“你們幾個,媽咪今天也有方案要忙,先去書房了,有問題的話找張媽。”

等寧暖暖將孩子們房間的門關上。

五個孩子圍坐成一個圈,不約而同地歎息道。

如果說之前爹地媽咪吵架都是推測,那麼現在他們完全可以肯定了。

爹地媽咪掰了!

“爹地媽咪到底怎麼了?”寧小熠緊蹙著眉頭,問道,“要不我們問媽咪?”

寧小烯搖搖頭,拍了拍小熠的肩膀:“弟,有時候真的不得不說你智商高情商低。媽咪要是想說爹地的不是也許早說了,她能和爹地剛纔那樣尬聊,就是不想讓我們擔心。”

寧小熠鼓著腮幫子道:“你說的,我也知道啊!但媽咪不說,我們不問,我們怎麼知道爹地媽咪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好不容易纔有爹地媽咪,這樣完整的一個家,要是他們真的掰了,我們不是又回到以前的日子了?”

“這事急不得。”薄語楓思索片刻道,“爹地媽咪不肯說,自然有他們的苦衷,不過我不覺得爹地媽咪會掰了,雖然他們剛纔見麵聊天很尬,但你冇發現他們的視線都盯著對方不放?不相愛的人哪能盯著對方那麼久?”

薄語杉和一一互相看了一眼,忍不住發問:“確實是這樣,那我們後續要怎麼辦?”

“不怎麼辦,最簡單的往往是最有效的。”薄語楓總結道,“我們就假裝不知道,然後給他們多牽線多搭橋,我相信是誤會總有解釋清楚的時候。”

寧小烯點頭讚同:“我同意語楓的說法,假裝不知道,同時幫爹地盯著情敵,讓那些對媽咪有意思的蜀黍知難而退。”

寧小烯和薄語楓都這麼說,其他三小隻也紛紛響應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