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要跟那兩個廢物說話嗎?”易漾冷漠地諷刺道。

冇等到想象中的回答,薑星兒頓時慌亂起來:“你…你是誰?阿燃的手機怎麼會到你手裡?”

易漾繼續道:“薑小姐,你再怎麼說也是名門世家的千金,做出這種荒唐的事情,要是被捅出來,薑家的臉麵是不是都要被你丟完了?”

“你在威脅我?!”薑星兒氣急敗壞道。

“不然呢?”易漾冰冷地反問道,“我奉勸薑小姐通過這件事情,認清楚那個女人是你動不得的人。第一次這事就到那兩位保鏢為止,但倘若以後再發生這樣的事情,那薑家千金這個身份未必能保得了您了。”

“你——”

薑星兒氣得臉色蒼白,還想理論下去,卻被那頭直接掛斷了電話。

聽著“嘟嘟”的忙音,薑星兒心裡的火噌的就燒了起來。

在她心中,那個女人就跟卑微下賤的螻蟻般,就算是長得再能妖言惑眾,也能被她隨隨便便捏死,可現在她卻被狠狠打臉。

不過,這也讓薑星兒認清了一個事實。

這個女人的身後,應該還有神秘大佬在保護她。

冇能教訓這個賤女人,反而被反擺了一道,這令薑星兒心裡難受得要命。

薑雲瑞走到薑星兒的身邊,關心道:“姐,你怎麼了?臉色怎麼突然這麼差?”

“冇什麼。”

“真的?”

“真的。”薑星兒抬頭,霍地抓住薑雲瑞的胳膊,嚴肅地叮囑道,“弟弟,你是薑家的獨子,也是我唯一的弟弟。

姐姐對你說的話,可能不中聽,但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你從今天開始正式成年,你千萬不能被妖女迷惑,將來你要娶的女人,必然是要和我們薑家能夠勢均力敵,門當戶對的。”

薑雲瑞知薑星兒還是不相信自己真的哮喘發作,但他現在也懶得解釋了,兩隻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撒嬌道:“姐,你放心吧,你弟弟我,也冇那麼好騙的。”

“恩。”

聽到薑雲瑞的再三保證,薑星兒才覺得心裡好受些。

薑星兒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按說她的肚量也冇那麼小,但她就是偏偏看不慣那個女人,那種感覺就好像生來就是宿敵,甚至到了完全無法化解的程度。

……

回到家裡。

張媽看到寧暖暖回來,笑臉相迎道:“小姐,您回來了。”

“嗯嗯。”寧暖暖微笑著點了點頭,問道:“孩子們呢?還乖嗎?有冇有鬨您或者欺負您?”

張媽做傭人那麼多年,就冇見過這麼好的女主人和小主子,忙不迭搖頭:“乖,特彆乖,不僅懂禮貌,而且很多事情他們都自己做,我要幫他們,他們都不願意說是怕我累。

這幾位小少爺小小姐長得漂亮就算了,還那麼懂事乖巧,真的是太難得了。”

聽到孩子們的表現不錯,寧暖暖嘴角的弧度更加上揚:“張媽,反正有什麼,你儘管和我說。”

“一定。”

“他們現在人呢?”寧暖暖又問道。

“他們在二樓南邊的房間裡麵吧。”

“好,我去看看他們。”

寧暖暖上了二樓的階梯,到了南邊的房間門口,抬手叩了叩門。

“進來。”裡麵傳來語楓的聲音。

寧暖暖轉動把手,推門走了進去,卻發現五個小腦袋都湊在二十寸的超大電腦螢幕前,隨著她進來,五張小臉也都齊刷刷地朝著她望來。

但此時,電腦螢幕上出現的男人,卻令寧暖暖狠狠一怔。

老天爺,你他媽能不能再狗血些?

為什麼要在孩子們和薄時衍視頻通話時,讓她走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