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梧被薄時衍突如其來的誇獎搞懵了,離開總裁辦回他的工位上工作。

薄時衍緩緩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太陽的落日餘暉之下。

橘紅色的晚霞落在男人的身上,令一襲白襯衣的他,顯得更加矜貴清雅。

他撥了寧暖暖的電話。

“嘟……”

電話很快被接通,電話裡傳來寧暖暖那清脆的嗓音。

“喂。”

“是我,薄時衍。”

電話那頭突然靜默,似乎是在等他先開口。

“你今晚有空嗎?我想和你見麵,語楓語杉的生日馬上要到了,我想和你聊聊……”

“今晚冇空。”寧暖暖拒絕得乾淨利落。

“明天?”

“明天也冇空。”

“後天?”

“還是冇有。”

薄時衍的耐心似乎被寧暖暖全部磨冇了,挑高了眉峰,問:“好,那你告訴我,你什麼時候有空?我配合你調整時間。”

“我不方便見你。”說這話時,寧暖暖正坐在家裡,小手甩著支票:“或者說,我們以後都不要見麵了吧?你要和我聊語楓語杉的事,我們可以通過電話,或者郵箱來溝通。”

話音一落,薄時衍的臉色頓時沉了下去。

握手機的手指不斷用力,連著指甲蓋都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白,手背上的青筋更是暴突。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男人的聲音裹挾著幾分薄怒。

“知道啊。”

寧暖暖將支票隨手放在茶幾上,抱緊自己的雙腿,杏眸裡爍過一絲冷意。

就算冇有寧雲嫣的一千萬支票,她和薄時衍之間……也是最好不要再相見了。

他有語楓語杉是真的。

寧雲嫣能出入薄公館也是真的。

他把她當成寧雲嫣狠狠吻她也是真的。

……

什麼禁慾高冷總裁,他骨子裡還是個海王吧?

雖然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都戴了人皮麵具,這個男人還會這樣主動地靠近她。

現在的她一點點都不想踏入感情漩渦,特彆還是……薄時衍和寧雲嫣之間的。

“寧暖暖,你不知道。”

寧暖暖嗤笑出聲,緩緩道:“我為什麼不知道?不想見就不見了。”

“理由。”薄時衍的眉眼都染上瞭如霜般的冷意。

理由?

寧暖暖瞟了一眼支票,頓時杏眸裡閃過一道幸災樂禍的光。

“寧雲嫣找了我,她說我不和你見麵,她就給我一千萬。”寧暖暖故作輕鬆地嘴角上揚:“隻要不和你見麵,我就可以拿著一千萬揮霍,這可是一樁多好的買賣啊!

我當場就簽了協議,收了寧雲嫣的一千萬支票。”

她是收了寧雲嫣的錢,但她冇義務,也冇必要幫她保這個密。

至於……

薄時衍因這件事情怎麼看寧雲嫣,關她啥事。

電話裡許久的沉默。

許久後,電話裡才響起男人低沉到極致的聲音。

“寧暖暖,在你心裡,我就隻值一千萬?”

寧暖暖一怔,卻還是斬釘截鐵地回道:“是。”

“我是薄家的家主,是盛世集團的總裁,你的眼光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膚淺了?”薄時衍薄唇輕啟地問。

聽到這話,寧暖暖的心臟漏跳一拍。

這一刻……

寧暖暖無比慶幸,這是隔著電話,不然薄時衍一定能看到她亂得一塌糊塗的目光。

“薄時衍,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寧暖暖咬了咬唇道:“收了錢,簽了協議,我就不能違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