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延鎏望向寧暖暖的眼睛裡,多了幾分不可思議。

他以為寧暖暖是那種想仗著自己美貌走捷徑的女人,卻冇想她的野心不止於此。

“你是哪家公司的?”商延鎏的手指撫著玻璃杯,妖冶的眼眸中充滿了興味。

“天夢集團。”

“在夏國風頭無量,現在轉移重心,把事業做到璃月來了?”商延鎏問道,“你是公關部總監?還是牧雲野的總裁秘書?我不介意,這樁生意我與天夢談完,把你挖到我的身邊來……”

“不好意思,我冇有興趣跳槽。”寧暖暖回絕得直接了當。

“你還冇聽過我的條件,怎麼就確定自己不會跳槽?”

“因為再豐厚的條件,我也不會心動的。”寧暖暖睨了一眼周邊嘈雜而又靡亂的環境,緩緩道,“商少,很抱歉,我忘了和你做自我介紹。我叫寧暖暖,是天夢集團的董事長,會來這裡也是因為預約不到和你的正式會麵,纔不得已出此下策的……”

當寧暖暖說完最後一個字的時候,商延鎏被狠狠驚訝到了。

她才二十出頭的樣子?

看上去也不過就是大學才畢業的樣子。

但如此年輕的她,竟然是掌舵天夢集團的董事長?

一次又一次的超出商延鎏的想象,這令他對她有了著魔般的興趣。

“我會安排助理,找個雙方有空的時間具體聊合作。”商延鎏笑道,“在聊之前,先喝一杯吧。”

“恩。”

寧暖暖拿起盤中的酒,和商延鎏碰了杯後,喝了起來。

“希望能與商少合作愉快。”

商延鎏點了點頭,“自然。”

……

此時。

遠處,一個穿著白色紗幔禮裙的女人,望著商延鎏和兔女郎之間的親密互動,眼睛都能噴出火來。

“他是我的未婚夫。”薑星兒握著酒杯,銀牙都快咬碎了,“那個女人真當這裡是不三不四的地方了!”

薑雲瑞見姐姐不悅,開口道:“姐,你彆在這裡生悶氣了,想姐夫那就去找姐夫。今天好歹是我生日,姐夫這點麵子還是要給你的。”

薑星兒覺得有道理,便點了點頭:“好。”

今年十八歲的薑雲瑞望著姐姐怒氣洶洶離開的背影,不禁在心裡暗歎一口氣。

圈子裡誰都知道商延鎏是花花公子,花邊新聞不斷,薑家和商家是典型的商業聯姻,可姐姐和未來姐夫之間,商延鎏是純粹把這婚姻當做是走過場,但姐姐卻是真的將商延鎏當成自己丈夫來看待的。

姐姐做任何事情都端莊優雅,隻在麵對商延鎏的花心時,卻完全像是變了個人。

薑星兒去找商延鎏,果不其然商延鎏給薑星兒麵子,和她離開了那個兔女郎。

薑雲瑞放下手中的酒,跟了上去。

寧暖暖見商延鎏與薑星兒離開,便想著準備給牧雲野發條訊息全身而退了。

但手機還冇來得及拿出來,就見今晚派對最大的主角,就如門神一般地擋在她的麵前。

“你……”

“你給我過來。”薑雲瑞攥住寧暖暖的手腕,就往外拉。

誰都知道薑雲瑞是薑家的獨子,薑家最寶貝的孫子,這少爺仗著財閥唯一繼承人的身份在月都也是常人不敢惹的祖宗。所以眾人隻當他成年了,情竇初開想拉個女人開葷,根本冇人在意寧暖暖的安危死活。

“你做什麼?”

寧暖暖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被薑雲瑞拉到了露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