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夜。

寧暖暖睡得也不安穩,腦海裡始終浮現著和薄時衍經曆過的點點滴滴。

那些記憶…銘刻在骨子裡,是她想要揮散卻揮之不去的。

睡不踏實索性不睡了,寧暖暖便早早地起來,和張媽一起給孩子們做早餐。

張媽見寧暖暖又起得很早,不禁開口道:“小姐,現在時間還早,你不用這麼早起來,可以再多睡會兒……”

“不用,睡不著就起來了。”寧暖暖對張媽笑了笑,“你就讓我和你一起學著做早餐,如果你嫌我手腳慢,我可以先看著學。”

“小姐……”

見寧暖暖這麼堅持,張媽也就隻能隨她的心意,帶著她一起給孩子們做粥和油條。

忙乎了一個多小時。

五個小傢夥洗漱好,整整齊齊下樓,看到的就是寧暖暖端著粥碗,走入餐廳。

“媽咪,今天早餐又是你給我們做的嗎?”寧小烯好奇地問道。

“是啊!”寧暖暖點點頭,“怎麼?嫌棄我做的不好吃?”

“冇有冇有。”寧小烯的腦袋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媽咪怎麼可能做得不好吃!媽咪做得早餐是全天下最好吃的早餐!”

“恩,知道就好!”

五個小傢夥坐到各自的位置上,看著麵前熱氣騰騰的煎蛋、油條,還有剛剛出鍋的海鮮粥。

他們拿起筷子,迫不及待地吃起早餐,每張小臉上都露出甜美燦爛的笑容。

寧暖暖不急著吃,隻是目不轉睛地望著這五個小傢夥,心裡除了滿足還是滿足。

不管經曆過怎樣的迷茫和焦慮,看到他們快快樂樂的樣子,寧暖暖就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治癒了一般。

“媽咪,你怎麼不吃?”一一吃了一半,問道。

“吃!”寧暖暖撫了撫一一的小腦袋,笑容滿麵道,“現在就吃!”

一大五小就這麼坐在餐廳裡,把早餐全部吃完了。

寧暖暖正在用紙巾擦嘴的時候,門口傳來了門鈴聲。

“小姐,我去看看是誰。”張媽邊說邊走向玄關。

冇多久。

一個穿著軍裝常服的男人,出現在寧暖暖和孩子們的麵前。

一晃半年冇見,蕭懷瑾身上的少年氣褪去了很多,在軍營中的曆練,令他整個人身姿如鬆柏挺立,眉眼間也自帶威嚴,不過他的嘴角勾著上揚的笑容,讓他看起來柔和了不少。

再見蕭懷瑾,寧暖暖先是一愣,然後有些驚喜地輕撥出聲。

“弟弟?”

“彆這麼老氣橫秋地叫我。”蕭懷瑾再聽這兩個字,總覺得格外刺耳,“我有名字,也有頭銜,叫什麼都好,能不能不要再像小時候這麼叫我了?”

寧暖暖純粹以為蕭懷瑾是成熟了自尊心強了,纔不願被她叫弟弟,妥協道:“行行行!不叫弟弟,叫你懷瑾總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蕭懷瑾臉上笑容越來越多。

寧暖暖從座位上站起來,走到蕭懷瑾的麵前,才發現這小子長得越來越高了,自己的個頭也就到他脖子這裡。

“懷瑾,昨天纔剛探望過蕭叔叔和沐阿姨,今天就見到你,這也太巧……”

她後麵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完,蕭懷瑾就已經將寧暖暖一把抱在懷裡。

這一抱……

寧暖暖隻是有一些些懵,畢竟她和蕭懷瑾從小在鄉下野慣了。

但是,這讓五個小傢夥,尤其是薄語楓,薄語杉看得腦袋裡警鈴大作。

不好了!!!

有新蜀黍要搶媽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