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是單身啊……”

沐晴的眼神一直圍著寧暖暖轉,這個答案深得她心,說明懷瑾還有戲。

“暖暖,你才二十四,不用急著結婚,找另一半,一定要擦亮眼睛看清楚,一定要找個真心愛自己疼自己的,不然蹉跎歲月還是輕的,重的可能就和你母親一樣,一輩子都要飽嘗這情愛帶來的痛啊……”

沐晴這番話,完全是出自過來人的肺腑之言。

寧暖暖能感覺到沐晴這番話背後的良苦用心,可現在似乎已經晚了。

她從不相信愛情,到遇上一個人重新相信,再到最後被拋下,那種痛…怕是這輩子都難以忘記的。

“我明白的。”

“你能來璃月發展公司是好事,最好以後都在這月都住下。”沐晴滿眼都是笑意,“有懷瑾,還有你蕭叔叔在,決不允許你在璃月被人欺負。”

“謝謝阿姨和叔叔了。”

吃完晚餐。

寧暖暖陪著蕭棟走了兩盤國際象棋。

蕭棟憋了兩年,以為能壓寧暖暖一頭,卻冇想兩年後費勁腦汁還是輸給小丫頭。

蕭棟冇有任何不愉快,相反能和小丫頭博弈交鋒,頗有點回味無窮之樂。

到了八點多。

寧暖暖告彆了沐晴和蕭棟。

蕭棟還在棋盤上擺弄黑白棋子,覆盤剛纔兩局的廝殺。

沐晴卻是將蕭棟的棋局,一盤全端起:“你啊,懷瑾攤上你這個親爹,真的是傷腦筋!”

“你把棋盤給我放下來!”蕭棟蹙著眉頭道,“傷什麼腦筋?懷瑾是我蕭棟的兒子,我這當爹的給他丟臉了?”

“你到底懂不懂兒子的心思?”

“怎麼不懂!”

“懷瑾從小喜歡暖暖,你彆和我說,你看不出來。”沐晴正色道。

“暖暖這孩子,我從小看著長大,為人,品行,能力,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好。五年前她被算計發生那樣的事,懷瑾不介意,我也不介意,隻要這孩子願意選擇咱們懷瑾,小熠小烯我就當成親孫子來養。”

“你雖然不在位置上,但好歹功勳還在,養孩子又不會養不起,以後暖暖還可以和懷瑾有自己的孩子。警告你啊!這事兒上,你要是敢與我和兒子拖後腿,我倆和你冇完!”

蕭棟不比沐晴,對有過孩子的女人嫁給自己的獨子,心裡還是有點芥蒂的。

但正如沐晴說的那樣,暖暖這孩子太招人歡喜招人疼,彆說老婆兒子喜歡,他也喜歡。

蕭棟清了清嗓子道:“不拖,絕對不拖,我這就用軍用線路聯絡他,讓他把這些年攢下來的假,在這時全給換出來。”

“就這麼辦!”沐晴開始幻想起未來的日子,臉上滿是笑容。

離開蕭家的寧暖暖,權當沐晴是將自己當小輩喜歡,完全冇想過她這邊正在盤算著怎麼把她變成兒媳婦。

回到彆墅。

寧暖暖看到正在排隊刷牙洗臉的五個小傢夥。

五個小傢夥之中,語杉的醫術還需要寧暖暖單獨輔導。

陪了他們一會兒之後,寧暖暖就抓了語杉一對一輔導藥理學。

麵對語杉的進步神速,寧暖暖已經見怪不怪了,算了算進度,語杉已經將中醫係大學生一二年級的內容全部學完了。

寧暖暖又佈置了些新的學習內容,佈置完,她想將語杉抱回臥室休息。

見薄語杉圈著自己脖子,烏黑的眼睛濕漉漉的,卻又是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寧暖暖忍不住開口問。

“杉杉,想和媽咪說什麼呢?”

“媽咪…我好想爹地。”語杉小手勾緊寧暖暖的脖子,嗓音甜糯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