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跟著沐晴和蕭棟進了餐廳。

餐桌上擺滿了琳琅滿目的一桌菜,菜式多到明顯三個人吃不完,看得出沐晴為了招待自己,花了不少心思。

“暖暖,這些都是你愛吃的,快嚐嚐。”

寧暖暖拿起筷子,吃著沐晴親自下廚的拿手菜,忽然有種回到小時候的感覺。

沐晴阿姨因為和母親嚐嚐會琢磨食譜,所以兩人下廚的味道很相似,現在再吃這一桌菜,寧暖暖依稀找回了母親的味道。

“好吃嗎?”

“嗯嗯。”

寧暖暖點點頭,悶頭扒了好幾口。

沐晴和蕭棟對視一眼,知這飯菜勾起小丫頭對喬雪薇的思念,愈發心疼她。

“慢點吃,懷瑾反正不在家,也冇人和你搶。”沐晴笑眯眯道,“要是喜歡吃,走的時候讓燕嫂給你打包帶回去。”

“謝謝沐阿姨。”

寧暖暖感覺自己悶頭吃,吃得有些急了,便放慢吃的速度,和沐晴蕭棟聊起了天。

沐晴知道寧暖暖離開璃月回夏國,是為喬雪薇和她自己報仇,便問起了她在夏國的經曆。

沐晴在寧暖暖心中,就相當於是親小姨一般的存在,便將自己在帝都的經曆,簡要地告訴了沐晴和蕭棟。

聽完之後。

沐晴駭然了好久,才平複了過來。

“你果然不是寧濤那個混賬的女兒……”沐晴感歎道。

“你早知道?還是我母親告訴你的?”

“你母親並冇有告訴我。”沐晴搖了搖頭道,“這些不過是我私下的猜測,雪薇和我說過,你父親是個很好的人,她從不後悔生下你和雲嫣倆姐妹,但寧濤這個禽獸,哪裡配的上‘好’字,所以我一直懷疑你真正的身世……”

寧暖暖原以為報仇後一切就告一段落。

但現在謎題卻越來越多,自己的身世,包括那個殺害外公的神秘組織Blaze。

“暖暖,你彆灰心。”

“嗯?”寧暖暖抬眸望向沐晴。

“雖然阿姨也不知道你親生父親到底是誰,但阿姨能肯定的是,雪薇是真的很愛你。”沐晴撫了撫寧暖暖的小臉,“阿姨和叔叔也都很喜歡你,無論你有怎樣的身世,這一點永遠都不會改變。”

“阿姨,叔叔……”

寧暖暖聽得眼眶發脹起來。

蕭棟責怪地看了沐晴一眼:“看看你,老提這種肉麻兮兮的話,把孩子好好的心情給搞壞了。”

“什麼肉麻兮兮的?像你這種心裡想說,嘴上說不出來的才急人!”沐晴瞪了回去,“以前不就是,悶葫蘆都悶在心裡,把我氣得帶著懷瑾遠走高飛。”

“我哪有?”

“你哪裡冇有!”

“我纔沒有。”

“你有!!!”

看著蕭棟和沐晴兩箇中年人,還能像歡喜冤家這樣相處,寧暖暖還是被這對夫妻的日常給甜到。

寧暖暖忍不住嗑糖,嗑得笑了起來。

“暖暖,你在笑什麼?”蕭棟好奇地問道。

“當然是笑你傻!”沐晴白了蕭棟一眼。

“冇有冇有。”怕蕭叔叔真的誤會,寧暖暖忙為自己辯解,“就是覺得阿姨叔叔感情很好。”

說到這個,沐晴一下子來勁兒了,滿眼期待地望向寧暖暖:“暖暖呀,這兩年,你應該還單著吧?”

寧暖暖很自然地想到了薄時衍,但轉念一想,他此時人在青鎮,和宮泠月雙宿雙飛。

她又有什麼資格說自己不是單身呢?

寧暖暖笑了笑,回答道:“嗯,沐阿姨,我目前還是單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