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造型中心內。

化妝師和服裝師見到寧暖暖,眼底都閃過一抹驚豔之色。

他們浸潤在這個行業裡少說也有十幾年了,卻是第一次見到這麼能打的素顏,還冇化上妝容,搭配上服飾,就已經能夠令人看得目不轉睛了。

“真的是骨子裡的美人啊!”amy看得唏噓不已。

寧暖暖笑了笑,抿唇不語。

夜九爵挑了挑眉,笑了起來:“這樣的美女,我就交給你們了啊,你們今天一定要拿出看家本領,將我三嫂打造成小仙女啊!”

amy點了點頭:“你放心,我們是專業的!”

amy和兩個助手帶著寧暖暖做了髮型,選了禮服後,就開始給她化起妝來。

寧暖暖的底子就很好,化妝起來更是錦上添花,化妝師自己化著化著,都化出成就感來了。

前前後後搗鼓了大約兩個小時,時間到了六點。

寧暖暖掀開簾子,從試衣間裡走出來,有些不確定自己現在的狀態。

“夜九爵,我…這樣還可以吧?”寧暖暖問道。

夜九爵看著水晶燈下站立的少女,她的皮膚如上好的羊脂白玉般晶瑩剔透,一雙杏眸如黑曜石般漆黑清澈,貝齒輕咬著紅唇,黑色長髮被燙得微卷,發亮驚人地披散在肩頭。

一襲白色的禮服,穿在她身上,將她骨肉均勻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儘致。

夜九爵看著這樣的寧暖暖,腦海裡瞬間迸出幾個字。

純欲天花板!

三哥不愧是三哥!

當時在龍市的時候,她頂著那麼醜的人皮麵具,三哥就始終地選擇了她。

“perfect!”夜九爵由衷地說道,“三哥待會兒見到你,肯定雙眼要看直了。”

女為悅己者容,寧暖暖點了點頭:“希望吧。”

做好造型,夜九爵就開車將寧暖暖,栽到了辰山植物園。

……

另一邊。

玻璃花房內。

薄時衍坐在椅子上,抬手看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距離七點還有十五分鐘。

看著秒針在遊走,時間一點點流失,他的眉頭皺得越來越近。

宮泠月咬了咬唇,猶豫道:“時衍少爺,你要是現在反悔還來得及,等寧小姐來了,一切都塵埃落定了,那就可能再也無法挽回了……”

“挽回了又如何?”薄時衍冷沉地開口,“告訴她,我隻有半年不到的壽命?”

“……”

宮泠月知道薄時衍聯合自己演戲不對,但她卻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阻止他。

十五分鐘的時間,很快就到了。

七點整。

整個玻璃花房內的燈光被全部打開,螢火點點瞬間被點亮,令整座玻璃花房裡縈繞著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

粉色的玫瑰含苞待放,最中間的位置還放著一個紅絲絨的盒子,裡麵呈放著求婚鑽戒。

夜九爵想著自己做什麼電燈泡,把寧暖暖領到了能看見玻璃花房的地方就溜了。

“三嫂…這裡今晚屬於你們!”夜九爵嘿嘿笑了幾聲,“就算你們在這裡麵**,都不會有人打擾到你們!”

說完,夜九爵就腳底抹油地跑了。

寧暖暖不禁輕笑出聲,搖了搖頭,然後提著裙襬走到了玻璃花房處,心臟處噗通噗通跳著。

明明早就和薄時衍有了肌膚之親,更甚之都有了語楓語杉他們,可現在真的要與薄時衍步入婚姻殿堂的時候,她才知道自己竟然可以這麼緊張。

快走到玻璃花房時,寧暖暖就瞥到了薄時衍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