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密。”薄時衍低沉的嗓音吐出這兩個字。

想到自己已經說漏嘴,夜九爵微微一怔,但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三哥,你放心!我會保密的。”

“從明天開始,一切都會不一樣了……”

夜九爵點頭如搗蒜,可不是嗎,求婚成功之後,就等於要開啟人生新階段了。

薄時衍離開了玻璃花房之後,夜九爵就迫不及待地撥了寧暖暖的電話。

“喂……”

“猜猜我是誰?”夜九爵惡作劇地加粗嗓音。

“無聊不無聊?”寧暖暖在電話那頭翻了個白眼,“夜九爵,有事說事,冇事的話我就掛了。”

“有,當然有!”夜九爵激動道,“三哥讓我想辦法約你明晚七點到辰山植物園來,他讓我不動聲色,但我想我上次不是說漏嘴,也就不和你繞彎了。隻是那啥……”

“哪啥?”寧暖暖含笑問。

“姑奶奶,這是三哥給你精心佈置的驚喜,你千萬不能表現出你知情的樣子。”夜九爵狗腿地說道,“要是讓他知道,我把這麼重要的訊息漏給你,我的小命會不保啊!”

寧暖暖不在乎夜九爵是不是狗帶,她隻是不想浪費薄時衍的心意。

薄時衍策劃了那麼久,甚至不惜這幾天都和她玩冷淡,一定是想要見到她驚喜萬分的樣子吧?

如果這是他想要的!

那她無論如何都裝作不知情的!

心中這麼想,寧暖暖卻還是故意拖長尾音:“好吧,我就勉為其難地答應你了。”

“哎呀,那我就謝謝姑奶奶不殺之恩了!”夜九爵爽快地開口道,“不過,我有個小小的建議,明天對你和三哥來說,都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我明天接你去植物園之前,先帶你去選一件能把三哥迷得神魂顛倒的衣服……”

寧暖暖還在猶豫。

“你就彆猶豫了,你美,三哥嘴上不說,心裡肯定也樂開花了。”

寧暖暖:“好吧。”

夜九爵:“那明天下午四點,我過來接你!”

掛了電話。

寧暖暖的杏眸中閃爍著盎然的笑意。

冷景承進來找寧暖暖簽字的時候,就見到她麵若桃花,眼波流轉,笑眼盈盈。

冷景承下意識地問道:“董事長,你是有遇到什麼好事嗎?”

“算是吧!”寧暖暖接過冷景承遞過來的檔案,“薄時衍明天晚上會向我求婚,我應該很快就會和他領證,成為合法夫妻吧!”

簽完檔案,寧暖暖遞還給冷景承。

但冷景承接檔案的時候,動作明顯慢了一拍。

“景承,怎麼了?”

“冇什麼。”冷景承調整了下心中的波瀾,露出溫柔的笑容,“隻是為你感到高興而已,你和薄時衍經曆了那麼多,終於隻剩最後一步就能進入婚姻殿堂了。”

“是啊!”寧暖暖笑了起來,“苦儘甘來,未來可期。明天我就不進天夢了,這邊工作需要你多擔待了。”

“冇問題。”

冷景承很清楚,無論什麼立場,他都是時候該放下了。

一轉眼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四點。

寧暖暖果然在約定好的地點,看了夜九爵拉風的帕拉梅拉。

夜九爵從駕駛室的位置上走了下來,像箇中世紀紳士一般對寧暖暖鞠躬,還特意為她拉開車門:“三嫂,請上車。”

“薄時衍婚還冇求成,你就叫上了?”寧暖暖狡黠地一笑。

“沒關係,反正這婚早晚都會成。”夜九爵信誓旦旦道,“反正註定你會成為我三嫂,我早點叫起來沒關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