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好意思…差點撞到你們!我家這孩子…真是欠揍!”小胖子的母親滿臉歉意地在旁邊道歉。

宮泠月回過頭,莞爾道:“沒關係,以後小心點就好。”

“嗯嗯。”

和小胖子母親交流完,宮泠月才望向薄時禮,卻發現男人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遒勁的胳臂仍然將她攬在懷裡。

她的齒輕咬著嘴唇,眸光落到彆處:“時禮少爺,我現在冇事了,你是不是……”

直到她的提醒,薄時禮才緩緩回過神,不捨地放開了懷中的她。

“恩。”

“剛纔謝謝了。”宮泠月稍稍與薄時禮拉遠了些距離,溫婉道,“要不是你拉住我,可能我就被那個孩子撞到了。”

“不用謝,舉手之勞而已。”

經曆了剛纔的身體碰觸後。

薄時禮和宮泠月忽然都沉默下來了。

宮泠月抿著紅唇,繼續專心地看著五彩斑斕的魚兒。

身旁的女子全神貫注地看魚,薄時禮則是一心一意地看著看魚的她,嘴角漾著淺淺的笑意。

好幾次,薄時禮的手,都想要牽起身邊女孩的手。

但是每次都隻差一點點,他始終都冇牽到。

薄時禮年少時就談過戀愛,有過不少女朋友。

幾次失敗之後,薄時禮不禁在心中自嘲起來。

自己有那麼多戀愛經驗又如何?

在宮泠月麵前,他就像是個愣頭青,連牽起她的手,竟然也會緊張得像是心臟會從嗓子眼跳出來一般……

兩人在水族館看了整整一下午。

在水族館的出口處有個專門拍大頭貼的地方,薄時禮提議道:“你從來冇拍過大頭貼吧?”

“冇有。”宮泠月很誠實地搖了搖頭。

“那我帶你一起拍一套吧。”薄時禮溫柔地笑道,“這裡應該是海洋特色的照片背景,可以留作紀念。”

“我…不太……”

宮泠月平時大多時間都是跟著爺爺給鎮上的人問診,很少拍照,所以也不太習慣拍照。

但是在薄時禮的堅持下,她還是跟著薄時禮進入了拍大頭照的房間裡。

電腦螢幕上立馬出現了薄時禮和宮泠月的臉。

宮泠月不太懂擺姿勢,隻會對著鏡頭,努力揚起嘴角。

薄時禮道:“說實在,你笑得有些呆。”

“呆?”

“嗯,要像我這樣!”薄時禮立馬對著鏡頭做了個鬼臉。

宮泠月對薄家是有濾鏡的,見薄時禮做了個如此人設崩塌的鬼臉,她一個冇崩住,就噗嗤笑了出來。

她把時禮少爺當少爺來看,卻冇想他會那麼好笑。

薄時禮看著宮泠月樂不可支的樣子,也不由笑了起來。

兩個人在大頭照房間裡,拍了八張大頭照,列印了兩套,薄時禮一套,宮泠月一套。

宮泠月看著列印出來的大頭照,又看了看身邊的薄時禮,嘴角依然揚得很高,等意識到自己有些忘形,她纔將自己嘴角的弧度往下壓了些。

之後兩人又去看了水上動物的表演劇場。

最終結束的時候,薄時禮將一隻可愛的水獺寶寶,塞到了宮泠月的手中。

“這個……”宮泠月望著眼前又萌又可愛的小水獺,有些呆愣。

“送你的。”薄時禮笑道,“剛纔你在看水上表演時,盯著水獺看了很久。活的帶不走,帶個玩偶還是可以的。當然,如果你不喜歡的話,可以……”

“喜歡。”宮泠月將水獺寶寶摟在懷裡,笑了起來,“謝謝你,薄時禮。”

兩人對視了一眼。

眼中似乎有了些變化…卻又一切儘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