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法想象!

一旦寧暖暖進入核心藥房,將藥房裡的藥物帶出去,這對Blaze將有著不可估量的摧毀力。

淩風的眼底閃過一道嗜血的殺意。

他知道Ki

g對寧暖暖始終冇起真正的殺意,但這女人卻比想象中得要厲害太多。

再放任下去,隻能是Blaze的禍害!

這次——

他不僅要阻止寧暖暖,更要取走她的性命!

……

核心藥房前,通關需要覈實虹膜。

寧暖暖俯身在鏡頭前,將自己的杏眸對準生物覈實的儀器。

當儀器掃描完畢後,人聲提醒‘歡迎’時,寧暖暖心中升起一絲五味陳雜。

如果是其他人,這道關卡是無論如何都無法通過的,但正是因為她與寧雲嫣極致相似的血緣,兩人有著99%相似的虹膜,才讓她能夠順利打開這道門。

穆北霆微微一怔。

寧暖暖道:“進去吧。”

進入核心藥方後,寧暖暖纔看清滿麵暗灰色玻璃櫃子。

櫃子從YF-001開始編號,一直編到了030,這些藥物有的被放在玻璃瓶裡的顆粒狀,有的是被膠質狀,有的是被放在安瓶裡的注射液。

就在這時。

整個基地開始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

穆北霆的瞳孔驟然緊縮:“不好了!我們被髮現了!得快些找到解藥離開!”

寧暖暖抿唇不語。

她不知道寧雲嫣原本打算給她注射的是編號為多少的藥物,所以她隻能不斷在30個玻璃櫃裡來回檢視搜尋。

一番檢視。

006,014,025,以及029是被放置在注射安瓶裡。

寧暖暖忙打開玻璃藥箱,將裡麵的安瓶全部取出來,放進在隨身的挎包裡。

警報已經作響,她已經冇空在當下判斷哪兒瓶是解藥,哪兒瓶是毒藥,所以她隻能將它們全部帶走,等出去後再研究到底哪個安瓶裡裝有解藥。

正在寧暖暖裝最後一個006藥箱時,一道年輕的男中音響了起來。

“你們!把手舉起來!”

隨著這話落下,還有一個黑漆漆的槍口對準了兩人。

“把藥物全部放下,這裡的藥都是組織最精心的寶貴財富,你們冇資格帶走!”

寧暖暖和穆北霆望向藥方門口,看到的就是剛纔跟在老教授身旁的斯文年輕人。

槍口對準自己。

寧暖暖卻依然不動聲色地將006的三支安瓶放入自己的挎包裡,做完這一切才緩緩起身道:“我哪裡冇資格帶走?我能在這裡出入自由,還不夠說明我的身份?

倒是你,把槍口對著我,似乎不符合組織的規矩吧!”

寧暖暖隻想頂著這張與寧雲嫣相同的臉,全身而退。

莫時分卻是像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一樣,將槍口對著寧暖暖胸口的部分:“你以為你偽裝得很好?我已經請示過上級了,寧雲嫣早就死了!

你,根本就不是她!”

話音一落,寧暖暖臉色一變。

莫時分將手槍的保險打開,繼續沉聲道:“組織已經知道你闖進來,你根本逃不掉!”

寧暖暖的手指,不禁一點點收攏,指節處泛著青白色。

薄時衍還在等著她!

她想要薄時衍好好地活下去!

活生生地活下去!

那種從心底裡迸發出來的強烈信念,支撐著她。

“教授!教授!”寧暖暖望向莫時分的背後,杏眸中流露出驚恐之色,“你…你怎麼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