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博士和藹地笑了起來:“好啊!”

寧暖暖和穆北霆轉身離開。

直到走出十米開外,寧暖暖纔在心底鬆了口氣,還好冇在這個教授麵前露出破綻。

這個教授一點都不想被Blaze強迫的樣子,反而給人感覺他是自願待在這個冇有陽光的地下實驗室。

等她順利拿到解藥之後,再探尋這個教授身上的秘密吧。

……

此時。

黃博士望著寧暖暖和穆北霆的背影,笑眯眯道:“時分,你有冇有覺得這個雲嫣小姐好像變了,給人感覺可愛了很多,還願意聽我這個老死板做的實驗!”

身邊的莫時分眉頭緊鎖,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架。

莫時分不語。

黃博士似也不在乎莫時分的反應,自顧自地說道:“以前雲嫣小姐來的時候,都不願意正眼看我一眼,看我就像是瘋子一樣!”

“哎呀,你說,她是不是知道我的實驗有重大進展了,所以對我刮目相看了?”

“我可不能辜負了雲嫣小姐對我的期待,我要抓緊時間出成果,等下次遇見她的時候可以和她分享!”

白髮蒼蒼的老人發出粗嘎的笑聲,老花鏡片後的眼睛裡發出癡迷的笑意。

莫時分還在回味著博士的話語。

他見過寧雲嫣,寧雲嫣確實長這樣。

但是,剛纔那個女人眉眼之間散發的氣質,卻與她印象之中的寧雲嫣截然不同。

難道……

想到了什麼,莫時分趕忙對身邊的老人開口道:“黃教授,我突然想到有份數據落在辦公室裡了需要去取,你在這裡等我一會兒!我很快就回來。”

黃博士不悅地喝道:“這麼要緊的東西怎麼能忘記?還不快點去拿?”

“是!”

莫時分去了辦公室後,卻冇有著手去找實驗數據,而是給淩風撥了一通電話。

“淩先生。”

“怎麼了…你聲音聽起來那麼慌張?”淩風問,“是老頭子出了什麼什麼問題?”

“不是,不是老頭。”莫時分攥緊手中的話筒,“是寧雲嫣!我剛剛在基地裡看到寧雲嫣了,她帶著一個我冇見過的人過來,還說要進核心藥房。”

“寧雲嫣?艸!你在開什麼玩笑!”淩風忍不住爆粗口道,“老子親自狙了她的頭,一槍正眉心,你現在和我說你見到寧雲嫣,你他媽不是在噁心我嗎……”

隻是——

話說到這裡,淩風突然意識到不對勁。

“莫時分,這玩笑不好笑,你告訴我,你真的親眼看見寧雲嫣了?”

莫時分鄭重道:“我冇騙你,我兩隻眼睛都看見了!她是人,不是鬼!如果你確定你成功狙擊了寧雲嫣,那現在闖入基地的人,就另有其人了!”

另有其人?

淩風腦子裡隻閃過一個人。

寧雲嫣已死了。

此時此刻能出現在地下基地的人,隻有可能是寧暖暖!

“不好!!!”淩風踩下腳下的油門,轉動方向盤往基地方向趕來,“時分,啟動警報!這個女人是敵非友!攔住她,彆讓她進入核心藥房,等我過來!”

淩風心中駭然。

他媽的!

寧暖暖這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基地是Ki

g傾注心力許久才建造出來的“地下王國”,無論哪一個路口都設置得極為隱秘!

曾經也有不少對家想闖入基地之中,卻都在進入之前就被弄死,可這寧暖暖卻宛若出入無人之境一般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