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說這話時,回頭望了一眼身後的巨型洋娃娃。

Ki

g真以為自己是神?

整這麼一出故弄玄虛的惡作劇!

隻為把人丟在恐懼裡自生自滅?

穆北霆則是怔怔地望著寧暖暖,如果他今天不是和這個女人一同進入這個密室,也許他剛纔聽到β電波的時候就已經深陷癲狂之中。

“寧暖暖,你真的是比我想象得要厲害很多。”

“嗯。”

寧暖暖鼻翼輕輕應了一聲,抬腳就邁步踏入密道。

密道內漆黑一片。

隻是——

當寧暖暖踩下第一步後,整個密道驟然亮堂起來。

四周瞬間被白色的光芒包圍,也驅散了剛纔的詭異的氛圍。

待看清密道的佈置,才發現裡麵閃耀的光線,都是在運行之中的電纜線。

如果這些電纜線的末端都連接著實驗儀器,那可以想象真正的地下基地,該是如何超現實的地下科研宮殿。

如果不是寧暖暖和穆北霆此時置身其中,實在難以想象,帝國近郊的地盤上,會有這樣的一方天地,這裡麵會有如此舉世無雙的設置!

“這就是Blaze。”穆北霆咬牙切齒道,“利用最先進的技術,卻是乾著最窮凶極惡的事!”

“先找解藥,其他等解藥到手後再說。”

寧暖暖對Blaze也恨之入骨。

但仇恨卻不足以動搖她的目標!

“走。”

百米的密道,是有一定傾斜角度的,走著走著,寧暖暖能夠感覺到很明顯人是在往下走,但整個密道裡裝有新風係統,所以並不會讓人覺得憋悶。

到了底部。

寧暖暖按照寧雲嫣留下的密碼,輸入後門成功打開。

打開後的世界,再次重新整理寧暖暖的三觀。

這裡根本不能用“宮殿”來形容,這裡建立在地下,活像個人間地獄。

整個基地的頂高有二十多米,一排排的機器,正在有條不紊地運行著,實驗機器裡盛放著顏色不一的溶液。

但是透過這些溶液,能夠看見裡麵浸泡的動物組織,浮浮沉沉,給人一種這些還是活物的感覺。

寧暖暖看見眼前的景象,卻還是生出噁心的感覺。

寧雲嫣留下的日記裡有關於整個基地的分佈,以及她把重要藥物存放的位置。

這一路上……

有寧雲嫣在日記裡提過的標記,寧暖暖和穆北霆走得很順利。

正在寧暖暖要通往藥品庫的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突然從背後傳了過來。

“雲嫣小姐,你今天來了?”

寧暖暖很快會意,明白基地有人將她認成寧雲嫣,緩緩轉過身道:“過來看看實驗的進展。”

眼前的是個穿著白大褂,滿頭白色捲髮的老頭,一臉的褶子看起來至少有七十歲,鼻梁上還架著一副黑框眼鏡。

他的身邊還站著個年輕人,年齡大約二十多歲,長相偏斯文,但眉眼間的陰氣太重,給人一種心機深的麵相。

“好好好。”黃博士笑得跟個老頑童似的,“實驗馬上就能有結果了!到時候研究出成果,就能改變嬰兒出生時的先天基因,未來真的能要什麼基因就給嬰兒改什麼基因!”

寧暖暖仔細端詳了這個老人,覺得他除了整個人亢奮之外,整個人看起來並冇問題。

“博士,那加油了!”

“好,雲嫣小姐,你放一百個心,我會抓緊研究,爭取能夠早日造福人類。”

寧暖暖:“……”

她不知道Blaze是怎麼和這位老學究說的,但他的研究成果,絕對不會是用來造福人類的。

寧暖暖現在所有心思在解藥上,不願意再和他拉扯下去,便開了口:“博士,我去藥房一趟,下次再聽你介紹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