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宮老爺子這麼說,薄老爺子也算暫時吃上了一顆定心丸。

“宮傲,珍重。”

“恩。”

掛了電話。

在青鎮的宮家,宮傲急忙召來了一身著青色翠煙杉,散花水霧綠茶百褶裙的宮泠月。

宮泠月烏黑筆直的長髮披散在肩頭,一身溫婉的裝扮,宛若清水湖上的綠植,帶著蓮的溫婉,荷的清高。

“爺爺……”宮泠月快步走到宮傲的床邊,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你怎麼了?是不是感覺身體哪裡不舒服?”

“不是。”宮老爺子微微抬起目光,望向自己最疼愛也最放心不下的孫女,“我身體也就這樣了,咳咳咳……我也是有福報的人,老天爺冇有讓我被病痛過多的折磨,隻是……讓我像一個熟瓜落地而已……

我已經比絕大數人…都好運了,所以你要為爺爺開心,而不是為了我難過……”

宮泠月握住自家爺爺的手,用力地點點頭:“爺爺,我都知道…但是你能不能不要這樣說?”

“泠月,我今天找你來…是需要你明早就啟程去薄家給時衍問診。”宮老爺子咳嗽了幾聲,繼續道,“時衍這孩子中了一種會快速衰老的毒,現在情況很不樂觀,薄家的事,本該是爺爺我親自去…隻是我的大限就在這幾天,所以這件大事,爺爺隻能囑托你了……”

宮泠月睜著雙眸,眼眶裡含著淚:“薄少爺他……”

“具體情況電話說不清,你到帝都見到他,自然就都清楚了。”宮老爺子拍了拍孫女的手,“你是我的親孫女…也是我最得意的徒弟,我相信你能幫上薄家,幫他們度過這一劫!”

“恩。”宮泠月點頭,“爺爺,你放心,我會儘我所能做到的。”

“這次一彆,等你回來,就註定看不到爺爺了。”宮老爺子笑容和藹道,“爺爺冇能看到你成婚…是爺爺這輩子最大的遺憾。不過,這次你能去帝都薄家也好,如能成就你和時衍的姻緣,爺爺走得就毫無牽掛了……”

“爺爺!”

“你對時衍一直有好感,不是嗎?”宮老爺子溫和道,“像我孫女這樣可愛的孩子,他…不會有不喜歡的道理!彆難受,一切都要向前看…爺爺隻能陪你到這裡了!”

宮泠月想哭,但對上宮老爺子慈愛的眉眼,才強迫自己要微笑。

她跪在宮老爺子麵前,朝著他重重地叩首。

“孫女拜彆爺爺。”

“好好好。”

爺孫倆人都心照不宣,此次拜彆再見時,必然已經是地上地下兩個世界了。

另一邊。

寧暖暖推掉了所有天夢的工作,而是去了寧家以及寧雲嫣名下所有的資產。

月亮?暗格?

寧暖暖將寧家所有關於月亮的裝潢或者與月亮形狀有關的地方都找尋了一遍。

她不敢遺落一處,每處都在仔細摸索,在尋找中一次次升起希望,卻也在希望中一次次重複失望。

月光和暗格之間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

月亮項鍊,月牙形的耳飾,畫有月亮的裝飾畫,如滿月般的餐盤,她發了瘋似的去找,找到了太多與月亮有關的線索,卻冇有一處是能夠用到的……

想到薄時衍的情況,寧暖暖不想睡,也睡不著,就這樣不吃不睡地把自己關在寧家找了整整兩天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