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

給薄新湛女兒的滿月宴賀禮,寧暖暖送上了讓牧雲野從她保險箱裡取出來的夜明珠。

這顆夜明珠如鵝卵一般大小,從盒子裡取出,在水晶吊燈的光芒照射下,自身隻是晶瑩剔透。但是用墨布遮掩下,就能看見珠子散發著清冷溫潤的光輝,皎潔無雙。

薄新湛滿臉笑意地接過這份禮物,對身邊溫柔可人的夫人笑道:“月畫,我就和你說,時衍喜歡的女子是個妙人吧?”

薄夫人點頭,莞爾一笑:“確實,真希望我們的妮妮,長大以後,能像她一樣。”

“月畫夫人真是把我說得不好意思了。妮妮和你長得很像,小時候就這麼美,長大一定會比更美。”寧暖暖說這話是出自真心的,月畫夫人長相大氣溫婉,很有那種古典美人的味道。

“謝謝你的祝福。”薄夫人笑意盈盈。

薄新湛有話,單獨要和寧暖暖說,示意她到邊上。

“薄先生……”

薄新湛笑眯眯道:“暖暖,薄家已經那麼多姓薄了。上次就和你說了,隨時衍稱呼我一聲‘小叔’就好了,不用那麼見外。你和時衍雖冇有舉辦婚禮,但以我父親和時衍對你的態度,你這輩子也隻能是我們薄家的人了……”

聽薄新湛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寧暖暖也不再扭捏:“小叔。”

“上次父親被毒害的事情,我後麵也知道來龍去脈了。”薄新湛真誠地開口道,“我承認在那個時候,我也認定你是凶手,對你很失望,所以趁著這機會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諒小叔的是非不分……”

寧暖暖冇想過薄新湛找她單獨聊,是聊這個。

她笑了起來:“小叔,這件事情在我這裡已經翻篇,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我冇放在心上,你也不用放在心上,隻要爺爺能夠身體健康就好。”

“恩。”薄新湛點點頭,“不得不說,時衍的眼光真的很好。”

這時。

寧雲嫣快步地走到了薄夫人的麵前。

“把孩子讓我抱一抱吧?”寧雲嫣巧笑倩兮,紅唇掀起幾分弧度。

薄夫人瞥了一眼寧雲嫣,見是才見過的麵容,想都冇想便將孩子遞到她手邊:“好啊,妮妮,讓姐姐抱抱你~~”

寧雲嫣見月畫把繈褓中的孩子交到她的手裡,眸間瞬間變得陰冷起來。

“孩子叫妮妮啊?很可愛嘛!”寧雲嫣抱得很粗暴,將小嬰兒抱痛了,孩子在繈褓中哇哇哇地啼哭起來。

薄夫人見女兒在哭,眉頭狠皺起來:“寧小姐,你抱痛妮妮了!你不會抱她,你把她還給我!”

“還你?”寧雲嫣冰冷地譏笑起來,“既然你把她交給了我,那就冇那麼容易還給你!”

“你……”薄夫人身體還虛弱著,但想到女兒的安危,強硬地開口道,“把妮妮還給我!寧暖暖,我們剛纔還好好的,你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寧暖暖?”寧雲嫣的目光從小嬰兒的臉上轉了過來,狠狠瞪向薄夫人,“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誰是那個賤女人?”

話音一落,林月畫懵了。

她的身子比較纖弱,又是第一胎養胎格外注意,所以懷孕後就鮮少露麵。

“……怎麼會這樣…你不是暖暖嗎?”

那邊聽到妮妮的啼哭聲,薄新湛和寧暖暖趕忙回到這裡,卻看見著一襲黑色蕾絲禮服的寧雲嫣。

此時的她,美眸淬著毒辣,妖豔的紅唇冷冷彎起一抹笑,懷裡正抱著不過才滿月的小嬰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