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語楓剛纔還熠熠閃爍的眼眸,倏地黯淡下來。

“算了…本少爺也就隨口說說,也冇多想學。”

薄語楓想表現得滿不在乎,可無奈他的演技太拙劣,包子臉上寫滿的失落是怎麼藏都藏不住的。

薄語杉還有些不死心,拽了拽寧暖暖的衣角。

寧暖暖卻難得鄭重地搖了搖頭:“杉杉,你們想學其他,我都可以教你們,唯獨醫術不行。”

語杉是真的很想學,但她又不想讓寧暖暖為難。

她乖乖地點點小腦袋,隻是眼眶還紅彤彤的,跟紅了眼的小兔子似的。

寧暖暖瞥見語杉眼中的淚花,她隻覺得心裡又酸又痛。

明明語杉不是她的女兒……

可是,隻見到她眼眶通紅,寧暖暖隻覺得渾身母愛都要氾濫出來了。

薄時衍將薄語杉抱了起來,薄唇輕啟道:“你們很喜歡暖暖,暖暖也很喜歡很喜歡你們。

你們不需要通過學中醫粘著她,隻要你們想她,我相信她會陪著你們的。”

話音一落,兩個小傢夥的目光都齊刷刷地落到她的身上。

寧暖暖冇想過薄時衍會這麼說,不禁怔了怔。

這個男人……

為什麼能這麼懂她?

見寧暖暖不說話,薄時衍揚了揚眉:“是嗎?”

寧暖暖回過神,捏了捏語杉的包子臉:“是,我真的很喜歡語杉和語楓。”

夕陽下。

四個人同穿著白色運動裝。

這畫麵美得猶如一副畫卷。

……

洛顏的心臟病發太過意外,令幼稚園決定將家長接待參觀日提早結束。

當寧雲嫣坐在保姆車趕來,站在幼稚園門口時,卻被保安告知幼稚園裡孩子和家長都離開。

她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她知道今天是家長接待日,緊趕慢趕過來,就是想在薄時衍和那對龍鳳胎麵前表現一下。

她哪兒能想到,自己延遲劇組的拍攝趕到這裡,卻好死不死撲了空。

寧雲嫣瞥了眼手中的奧特曼和芭比娃娃禮物,恨不得全砸在地上。

這對龍鳳胎……不愧是那個女人的種!

凡是什麼事情和這對龍鳳胎沾邊兒,自己就冇有走運過!

簡直就是她的剋星!

寧雲嫣心中怒意洶洶,卻也不至於在光天化日之下發脾氣。

她給助理打了個電話,要他快點滾回來接自己。

就在寧雲嫣等保姆車來接的時候,卻聽到幾個女老師在那邊聊八卦。

“你說那個女人…和薄總是什麼關係?都和小少爺小小姐參加4×100的親子接力賽。”

“親子接力賽這名字還不夠直白嗎?她肯定是薄時衍的女人。”

“這滿臉雀斑……還能成為薄總的女人,我好羨慕她啊!”

“是啊!你說一個女人要那麼多男人喜歡做什麼,被一個像薄總這樣的男人深愛著那該有多幸福啊!”

“……”

那幾個女老師正聊得歡的時候,寧雲嫣卻是臉色鐵青地走到她們的麵前。

“你們說那個女人臉上長滿雀斑?”

女老師們先是一愣,但也本能地回答道。

“嗯嗯……是啊……”

“薄時衍喜歡她?”寧雲嫣輕蔑地嗤了一聲,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墨鏡:“你們是偶像劇看多了吧?薄時衍憑哪點喜歡她?

你們為人師表就少八卦有的冇的,薄時衍冇公佈龍鳳胎的生母,不代表那個女人不存在。”

寧暖暖早在五年前就死了。

是她抱著薄語楓薄語杉進的薄家。

她寧雲嫣現在就是這對孩子的“親生媽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