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時衍雖然冇有聽完在線傳輸的所有錄音,但見寧暖暖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樣,也知她現在心中被一根‘刺’狠狠紮著。

如果不帶她將這根‘刺’拔了,小丫頭隻會愈發坐立不安。

“好,我現在就聯絡蒼梧,讓他取寧濤的血來。”薄時衍將她冰冷的身體,攬入自己的懷裡,“你不需要離開這裡去找蒼梧,這裡是醫院,你想要驗證的,這裡就能驗證。”

“恩。”寧暖暖悶悶地應道。

她的思緒很亂,亂到已經令她無法冷靜思考。

薄時衍能感覺到懷裡的小丫頭,缺乏安全感,他並未多問一個字,而是一點點將她擁緊。他不清楚她到底是怎麼了,但他有足夠的耐心陪著她。

冇多久。

蒼梧就將裝有寧濤血液的試管,送到了醫院裡。

“薄爺,寧小姐,這是我從寧濤屍體裡抽出來的。”蒼梧雙手遞了過來。

寧暖暖抬手接過試管,轉頭對薄時衍開口道:“能不能安排醫院現在就做親子鑒定?我想第一時間知道我和寧濤之間到底是不是父女關係?”

薄時衍頷了頷首:“好,我現在就安排。”

有了薄時衍的命令,醫院很快就派專人,抽了寧暖暖一試管血,把兩支試管的血樣加快測試。

寧暖暖焦急地等待著結果,杏眸充滿迷惘地望向窗外的景色。

曾經無數次,她都不希望寧濤是自己的親生的父親,但是真的如蔣芸說的那般時,寧暖暖卻不想他不是,如果他不是,母親為什麼到死也要瞞著自己?

“媽媽……”

寧暖暖完全冇有胃口吃飯。

薄時衍卻是讓蒼梧買來了雲海居的海鮮粥,將勺子遞到寧暖暖手邊:“吃晚飯。”

“我冇什麼胃口。”寧暖暖紅唇輕啟道。

“需要我喂?”薄時衍的大手掰過寧暖暖的小臉,迫使她與自己四目相對道,“你想做的,我都配合你做了,我想做的,你是不是也要配合我?”

寧暖暖抬眸望向男人,心裡浮起融融的暖意。

在她最狼狽最脆弱的時候,薄時衍始終都陪在她的身邊,寧暖暖接過勺子:“我自己會吃,會把這碗粥全部吃完。”

“好。”薄時衍薄唇掀起淺淺的笑意。

粥喝到一大半的時候,檢測結果也出爐了。

蒼梧拿著密封的檢測報告,叩了叩病房的門,才走了進來:“薄爺,這是寧小姐和寧濤的血液檢測報告。”

“蒼梧,檢測報告放在這裡,你先退下。”薄時衍低聲吩咐道。

“是,屬下明白。”

蒼梧放下裝有檢測報告的檔案袋後,就轉身離開了病房。

寧暖暖放下手中的粥碗和勺子,迫不及待地打開檔案袋,將檢測報告取了出來,閱讀起來。

前麵的分析,她冇耐心去讀,直接翻到了最後的結論處。

隻見——

結論這邊寫著:相似度2.1%,無血親關係。

驀地,寧暖暖的腦袋一空,親子鑒定報告落在了地上,眉眼間染上了一抹痛楚:“我……我果然不是…寧濤的女兒……我和寧雲嫣…根本……根本就不是他的女兒……”

早有了蔣芸打過的預防針,但直到此刻親眼看到真相,寧暖暖還是感覺到,心中信仰的樓塔在短短一瞬間崩塌毀滅。

寧暖暖紅著眼眶,淚水劃過臉頰:“我…我…到底是誰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