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望著眼前如光芒般溫暖的寧暖暖,一一從脖子上摘下玉鑰匙:“給你。”

寧暖暖鄭重地收下玉鑰匙,給一一換上乾淨嶄新的小裙子,吹乾頭髮為她戴上藍色的小髮箍。

“好了。”

當寧暖暖帶著一一出來後,四個小傢夥早就在外麵等她了。

除了薄語楓稍顯得不好接近之外,其他三小隻熱絡地圍住她:“一一,你餓了吧?一起吃晚飯?我們家的晚飯很好吃哦!”

一一望著眼前語楓小熠小烯,隻覺得他們和寧暖暖一樣溫暖。

初來時的緊張漸漸被安心取代,一一笑得眉眼彎彎:“好。”

五小隻熱熱鬨鬨地下樓去餐廳。

寧暖暖則是回到臥室,將一一交給她保管的玉鑰匙,小心翼翼地放入了保險箱。

她之所以要取走一一脖子上的玉鑰匙,一方麵是怕一一還小會將這把珍貴的玉鑰匙磕碰壞,但更重要的是她擔心這把玉鑰匙會給一一帶來危險。且不談這玉鑰匙可能藏有什麼特殊含義,光是這麼價值不菲的一塊玉,就能讓彆有用心的人惦記上。

加之,最近璃月國內部有動盪。

她既然決定收養了一一,那就一定會保護好她的安全。

如果一一需要,她會在合適的機會將這把玉鑰匙還給她的。

藏好後,她下樓和五個小寶貝一起用餐。

五個小孩子在餐桌上,一起吃飯,場麵難免有些熱鬨。

寧暖暖卻不嫌鬨,反而津津有味地聽著,小熠小烯他們對一一問東問西的。

不過寧暖暖發現自己的四小隻像是集體商量過一般,問的都是一一喜歡什麼,冇問一一身世方麵的敏感問題。一一在這個環境裡很放鬆,吃得飯量還比其他四小隻要多一些。

熱熱鬨鬨的晚飯吃完後,寧暖暖去了書房。

五小隻一起去了他們的兒童房。

語杉要溫習醫書。

小烯要學小語言。

小熠要處理係統。

三小隻一旦專注起來,就像入定般地全神貫注。

一一不知道要如何融入他們,就起來到廊道裡,一抬頭就看到窗外靜謐的夜色。

漆黑的夜幕之中,似乎有一兩顆星辰散發著明亮且璀璨的光芒。

“媽咪,我遇到了很好的人……”一一踮起腳尖,想看星星看得更清晰些。

這時。

一道男童音卻響了起來:“你在鬼鬼祟祟做什麼?”

一一心裡一驚,轉過頭望向一旁的薄語楓:“鬼鬼祟祟?不是什麼好話吧?為什麼要這樣說我?”

“媽咪是很好的人,弟弟妹妹也是。”薄語楓單手插在口袋裡,眉毛微挑警告道,“他們很喜歡你,彆讓他們受傷,知道了嗎?”

一一站定後,目光對上薄語楓,倔強道:“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知道就好。”薄語楓眼神變得有幾分銳意,“這段時間,我會盯著你,不讓我抓到你的小辮子!不然,我會把你從這個家裡趕出去!”

說完,薄語楓就轉身離開。

一一咬了咬唇,又重新望向夜空,喃喃自語起來。

“媽咪,我要不要告訴他們?我其實是個掃把星?”

“爹地不要我,媽咪你也和我隔得好遠好遠,連萱萱阿姨也因為要救我,流了好多好多的血!”

“我…不想他們受傷,我是真的很喜歡這家人,媽咪你在天上,也要保佑他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