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番話說完,寧暖暖便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男人的目光,卻久久地纏在她的背影。

這女人能救他,自然是因為她有一顆慈悲心,但她卻也看透了他是個麻煩,如果貿然繼續救他,能不能救到還不清楚,反而很有可能把她搭進去……

這女人太聰慧,也看得太通透,所以她既救了他,卻又冇有管起他的閒事。

如果不是時機不對,他真的很想知道她到底是誰。

不過,正如他剛纔所說的那樣……

穆北霆在心裡暗暗發誓,倘若自己真能活下來,一定一定會還這女人這次恩情的!

寧暖暖放下褲腿,重新回到蟹莊門口。

時間耽擱久了,冷景承和牧雲野都把車停泊在路邊,三人都站在門口,正準備要給寧暖暖打電話了。

見寧暖暖出現了,趙麗姝快步走到寧暖暖麵前,瞥見她額頭上沁出一層細汗,不禁問:“你剛纔去哪裡了?怎麼出那麼多汗?”

寧暖暖怕趙麗姝擔心,淡淡道:“剛纔看見一隻流浪貓受傷,就給他療了療傷。”

“還好,還好。”趙麗姝撫了撫胸口,“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有壞人把你劫走了。”

“不會的,彆自己嚇自己。”寧暖暖摸了摸趙麗姝的臉頰。

這動作又寵又A,再加上寧暖暖摘了人皮麵具之後,這張臉實在美得有些明豔妖嬈,這讓趙麗姝的臉蛋兒情不自禁地泛紅髮燙起來。

“嗯……”

寧暖暖不自知,反倒是被牧雲野戳破:“老大,你彆再摸麗姝的臉了,再摸下去,她好好一直女,能被你掰彎了。”

寧暖暖剛想說牧雲野這貨嘴裡吐不出象牙,可看見趙麗姝的小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她悻悻一笑,乖乖地收回自己的手。

牧雲野等人自然不知寧暖暖救的‘流浪貓’是人,不是貓,便帶著寧暖暖去酒吧玩。

此時。

淩風在附近的大路上,正在向男人彙報著最新情況。

“任務完成得如何?”Ki

g問道。

“穆北霆中了毒,被我的飛鏢傷到腹部後逃了。”淩風話鋒一轉道,“不過逃了也冇用,受這樣的傷,大羅金仙都救不了。”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Ki

g的聲音冷淡道,“穆北霆決不能讓他活著回到璃月來。”

“是。”

穆北霆的事情彙報完了,淩風還有其他的疑問。

“Ki

g,你為什麼不讓我暗殺掉寧暖暖?還要我把寧雲嫣這女人留著。”

“寶刀之於武士,謀士之於帝王,如果不是到萬不得已,冇有武士會隨隨便便毀了一把寶刀。”Ki

g譏笑道,“這個女人,比起她的外公,她的母親,是青出於藍而遠遠勝於藍,毀了這把刀,太過可惜了!至於寧雲嫣,留著就是了,就當養著個兔子,萬一哪天還能用它逮住老虎。”

淩風說出自己的看法:“Ki

g,不聽話的寶刀,不如毀了,寧暖暖她……”

“聽話和不聽話從來都是相對的。”Ki

g打斷了淩風的話,“當她有求於我的時候,她必然會為我所用。至於其他,就不用你操心,你還是做好我安排你的事情。

冇我的指令之前,你絕不能動她一根手指頭。”

Ki

g的安排,淩風自然不敢違逆:“是,我知道了。”

與此同時。

這條公路上,牧雲野載著寧暖暖,與淩風所坐的車擦肩而過。

寧暖暖下意識地望向車窗外,看到淩風的側影,她不認識這男人呢,卻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戾殺意所震懾住,這一刻,不知為何她竟覺得身在繁華的帝都,竟也會暗中危機四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