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了黃油焗蟹,還有炸軟殼,螃蟹天婦羅,蟹黃拌麪,還有蟹肉小火鍋,每一道都是寧暖暖愛吃的,每一道於她來說都是享受。

吃到中途。

寧暖暖的手機響了,是四個小寶貝們給她打來的視頻電話。

用濕毛巾擦了擦手之後,寧暖暖同意視頻請求,與他們聊了起來。

“媽咪,你在哪裡呀?你什麼回家呀?”語楓語杉小熠小烯四個小寶貝都擠在攝像頭前,幾乎異口同聲地問道。

寧暖暖看著麵前滿滿的螃蟹美食,不禁心虛道:“媽咪在外麵玩,今晚可能要晚點回來!”

“媽咪在吃飯嗎?能讓杉杉看看,你吃了什麼嗎?”語杉軟軟地問道。

麵對薄語杉的要求,寧暖暖點了點頭,便將攝像頭切換成了後置,將螃蟹美食都一一掃給手機對麵的四個小寶貝看。

語楓語杉他們四小隻在家吃管叔準備的兒童營養餐,而她在外麵揹著他們四個開這樣的葷,好像確實有點不太厚道。

寧暖暖將後置重新切回前置,望向螢幕那段四個小寶貝。

薄語杉:“媽咪,我最近有學習,蟹蟹是寒性的哦,你這邊吃的時候,記得多沾薑醋,多喝薑茶!”

薄語楓:“媽咪,妹妹說的對,吃歸吃,身體要注意。”

寧小熠:“媽咪,你要是有哪道覺得特彆好吃,你把照片發我,我回來研究做給你吃。”

寧小烯:“媽咪,弟弟給你做螃蟹,我負責把蟹殼,剝乾淨。”

寧暖暖突然有些語噎。

原以為這樣定然會得到小傢夥們齊齊的埋怨,冇想到四個小寶貝卻說著這樣暖心的話。

不說她自己有些被暖到了,連著牧雲野,冷景承,趙麗姝也是被這四個小寶貝軟糯的童音給暖得黏黏糊糊的了。

“好,我知道了,不過今晚你們不要等我,到點就要睡覺。”寧暖暖關照道。

“好的,媽咪!”四個小寶貝乖乖地點點頭,到最後才掛斷了視頻電話。

一掛電話。

趙麗姝喝了口薑茶,感歎道:“董事長,這四個小寶貝長得可愛就算了,怎麼還能這麼懂事?這不是騙人生孩子嗎!”

冷景承也難得附和道:“是啊,四個都這麼可愛懂事,太難得了!”

牧雲野忙著吃蟹,也忍不住點頭認同。

寧暖暖卻是不急不慢地將手機放一旁,笑眯眯地望著三人:“既然這麼羨慕我有四個小寶貝,你們也抓緊啊!”

話音一落,三人都將頭埋得很低。

牧雲野要不到靈兒,其他女人於他,冇有任何意義。

趙麗姝則是一心念著趙立陽,這段不輪的戀情,註定前路充滿險阻。

冷景承雖和牧雲野,趙麗姝的情況不一樣,但自從被貝若依利用戲耍之後,他跌落深淵之後,似乎也忘記了愛一個人是怎樣的感覺。

寧暖暖的視線從三個人的臉上掃過,知道他們在抗拒什麼,迴避什麼。

老天爺不會辜負每個認真生活,努力付出的人,她相信他們三個遲早會等來屬於他們的幸福。

吃完蟹。

牧雲野和冷景承各自取車,打算進行下一趴。

趙麗姝去了洗手間,她站在蟹莊的院門口,卻聞到了一股若有似無的血腥味。

因為學醫的關係,寧暖暖對人血的味道特彆熟悉,她能肯定這附近有人受傷,她下意識地往四周察看,定睛看了許久,才發現不遠處的灌木叢裡似乎有一隻黑色的皮鞋露在外麵。

一定是…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