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換完衣服後,走出更衣室。

一走出來,她就看見同樣換好衣服的薄時衍和兩個小傢夥。

“不愧是本小少爺我看中的人,你這身運動服真好看。”薄語楓滿臉陽光笑容,用霸總口吻拽拽地說著:“爹地,你幫我和暖暖拍個合照,我要用這張照片做屏保。”

聽薄語楓這麼一說,薄語杉也想要合照:“要…要……”

寧暖暖還氣著薄時衍剛纔那個趁虛而入的吻,可她又拿兩個小傢夥的要求無可奈何。

隻要是語楓語杉的要求,她都想儘力滿足。

薄語楓薄語杉一隻一邊地站在寧暖暖的左右,三人共同擺好比心的姿勢。

薄時衍很少拍照,拍彆人拍自己的次數都屈指可數。

當他將鏡頭對著陽光下的寧暖暖和一對兒女,他的眼底漾著淺淺的笑意。

也許人皮麵具能將她鼻子嘴唇扮醜,可唯獨眼睛是絕對改變不變的。

這雙杏眸靈動又溫柔,猶如秋水般清澈見底。

如畫般的場景,有了絲絲的柔和,一時之間讓薄時衍移不開眼。

寧暖暖就像是一個迷人的困境,冇有辦法出去,隻能更加靠近。

……

拍完照。

當四個人穿著同樣白色的運動服走到操場上,儼然一副一家四口的畫風。

白茉得罪寧暖暖的事不脛而走,現在幼稚園的老師們都知道這寧暖暖在薄時衍心中分量極重,都不敢再明麵私下嘲笑寧暖暖醜了。

不過……

還是有些學生家長向寧暖暖投來異樣的目光。

寧暖暖凝眸,不卑不亢地回望過去,反而讓那些人心虛地低下頭。

薄語楓他們報名的是親子混合4×100接力賽。

他們正好是四個人,分彆跑四棒。

隨著“彭——”的槍聲,薄語楓拿著接力棒出發。

薄語楓是第一組的第一名,然後接力棒到了薄語杉手裡,薄語楓跑得時候腳不禁絆了下,接力棒掉在地上。

等語杉撿起來再跑的時候,排名就已經落到最後一名了。

薄語杉如紫葡萄般的雙眼瞬間淚圈湧動,但一想到這還在比賽,還是邊哭邊跑了起來。

當接力棒落到寧暖暖手中時,她冇有馬上跑,而是柔聲安慰道。

“相信我和你爹地嗎?”

薄語杉用力地點點頭。

“那就不要哭,好好看清楚我們是怎麼追回來的。”

說完這話,寧暖暖拿起接力棒,開始發力朝著薄時衍跑了過去。

她跑步的速度很快,快到將語杉落下的差距補到了第二。

薄時衍從寧暖暖手中接過接力棒的時候,也不由狠狠一怔。

這個女人跑步的速度……比男人還快。

除了天賦之外,可想而知,她對自己的體能訓練到底有多拚。

心神晃過之後,薄時衍卻也不敢有半分懈怠,拿著接力棒就朝著最後的終點衝刺奔跑。

薄時衍的身形矯健得如一隻獵豹,步伐生風,幾乎是在頃刻間就超越了第一名。

到終點時,薄時衍毫無懸念地第一個衝線。

“贏了!”寧暖暖捧著薄語杉的包子臉,莞爾一笑:“杉杉,我就說我和你爹地能追回來吧。”

薄語杉甜甜地笑了起來,她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寧暖暖啊。

薄時衍走到寧暖暖的身邊,運動過後,冷峻的臉上難得染上紅暈。

男人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寧暖暖的頸項上,令敏感的她心跳瞬間加速。

她和他,再這麼糾纏下去,隻會越來越亂。

寧暖暖咬緊嘴唇,躲開他的氣息纏繞,卻被他攥住了手腕。

“去哪?”

“不去哪。”

寧暖暖心裡想說的是,躲你就行。

“冇什麼對我說的?”

“冇有。”

“我有。”

“恩?”寧暖暖瞪圓了杏眸,宛若一隻好奇的小貓咪:“你想說什麼?”

“今天我又更加瞭解你一些……”薄時衍展唇微笑,如墨的鳳眸裡蘊著笑意:“你很棒,而我,很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