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長在薄家這樣的環境,天真爛漫並不是好事。

薄時衍能說出這番話,那就代表他小時候,應該也是在弱肉強食的環境中長大的。

“你小時候很苦吧?”寧暖暖望著男人的眉眼,喃喃問道。

“不記得了。”薄時衍輕描淡寫地回道,“也許曾經是苦過的,可是如果冇經曆過那種殘酷,我也不是現在的我。”

寧暖暖點了點頭。

人生如一道裂縫,隻有裂開的溝壑足夠深,才能承載更多的光。

如果不是六年前,寧雲嫣寧濤聯合起來,對她痛下殺手,也許到現在為止自己還稀裡糊塗地把兩人當做是這世上唯一的親人……

自己如此。

薄時衍肯定也經曆過這樣的‘溝壑’吧?

寧暖暖望向薄時衍的目光裡糅雜著濃濃的心疼,這讓他的心尖兒狠狠一顫,下意識地抬手捂住她那雙澄澈分明的杏眸,低沉道:“傻瓜,在那邊替我怨艾什麼,不管年少時如何,老天爺對我不薄,他將你和孩子們賜給我。”

“嗯。”寧暖暖感覺著男人掌心的溫度,心裡漾起滿滿的感動。

……

這一次。

天夢對德易的還擊,可以說是毀滅性的。

之前那個在新聞釋出會上滿嘴公正嚴明的唐洪,被調查到他利用協會負責人這一職務瘋狂斂財,收受的賄賂就達數千萬,還不算私下拿到的收藏品和消費卡。

據說官方上門調查時,被他滿屋子堆得發黴的現金給熏得頭腦發脹。

因為證據到位,唐洪很快就遭到檢察院傳喚,被警方正式逮捕。

唐洪被抓,寧濤也冇好到哪裡去,不僅在女兒服喪期出軌小三,還打算拋下精神失常的第二位妻子,令德易製藥的品牌形象嚴重垮塌。

除此之外……

冇被德易錘死的天夢,反而放出一係列的證據,證明天夢存在不當競爭,以及為了大幅提高利潤,不惜降低中藥的質量和成本。

這些都引來了官方的調查,也令德易製藥陷入了口碑的低穀。

相反,天夢在蟄伏中愈發異軍突起,抗癌特效藥為病人帶來的藥效和希望,讓天夢集團在市場上獲得了相當好的口碑。

天夢的業績以出人意料的速度大幅增長,不少投資大佬,都紛紛拿來投資意向書,想要以投資人的身份投資天夢。

才幾天的功夫,牧雲野這邊就收到了無數的投資方案書,裡麵的條件好到讓人咋舌。

“老大,瘋了瘋了。”牧雲野揉了揉發酸的肩膀,望著麵前堆成山的方案書,痛苦又甜蜜地說道,“怎麼辦?這麼多投資書,為了能投資天夢製藥,每個方案書都能讓人從夢裡笑醒啊!”

寧暖暖呷著咖啡,請問道:“看出什麼個所以然?”

“現在這些投資人應該看出天夢的發展潛力,巴不得能投得越多越好。”牧雲野分析道。

“這些都作廢吧。”寧暖暖放下咖啡杯,抬眸望向牧雲野道,“天夢拒絕任何企業任何資本的投資,這些資本隻是看到天夢最近的表現,想要趁這個機會加大投資,想要在發展中分得一杯羹。

投資人隻關心賺不賺錢,不會關心利益以外的東西,天夢需要錢,製藥版塊卻不需要,我不想我研發出來的藥,某一天會被資本裹挾,指手畫腳,無法真正幫到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