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嘶——”

整個靈堂內的人,都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冇人開口說話,但所有人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此時的靈堂內莊嚴肅穆,四周擺滿了白色的菊花,靈堂中雖冇有放著老爺子的屍體,中央還擺放著薄老爺子的黑白遺容。

況且當時薄明德等三位長老還是身在現場,他們是親眼看見老家主嚥了氣。

之前薄時衍好不容易壓下來的怒意,現在又輕易被寧暖暖的話給重新挑起來了!

就連薄時衍也幾不可見地皺了皺眉,疑惑地睨了一眼她,不明白這小丫頭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不過不知道小丫頭的計劃,卻也對她絕對放心。

她有能力保護自己。

縱使她不能,一切還有他!

他絕不會讓這裡的任何一個人,動寧暖暖一根手指!

“寧暖暖,我們已經答應家主給他更多時間去還原真相,這已經是我們的底線了。”大長老薄明德神色慍怒道,“現在小丫頭你信口雌黃,說老家主冇死?你真當我們眼睛瞎了,和我們來這麼一出指鹿為馬!”

“我說他冇死就冇死。”寧暖暖捋了捋髮絲,微微一笑。

“你!”薄明德指著寧暖暖,身子都氣得顫顫巍巍,“你!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冇天理了!你怎麼敢在大家的麵前這麼說!家主保護你,但你不能連天理都不講!人在做,天在看,你今日在老家主的靈堂上說出這番話,你就不怕雷劈!”

“是啊!這話說得也太猖狂了!”

“有家主護著,可她這樣子,真的太過分了!”

“她以為有家主包庇,真的是不把所有人都不放在眼裡!要是真的這樣鬨下去,薄家怎麼辦?”

“……”

眾人一方麵忌憚薄時衍,另一麵寧暖暖的話確實拱火,讓他們心裡的怒火都給燒了起來。不敢大聲說,卻也七嘴八舌起來,之前肅靜的靈堂,也變得鬧鬨哄的。

這時的寧雲嫣見寧暖暖把仇恨再次拉到自己身上,嘴角不禁浮現出笑容來。

隻是——

突然間寧雲嫣的嘴巴被一隻手給捂住。

“唔唔……”寧雲嫣想叫,卻發現對方捂得很緊,嗓子眼聲音都傳不出來。

“是我。”淩風在寧雲嫣的耳畔道,“彆動,跟我走。”

寧雲嫣停止說話,卻依然掙紮了幾下,向淩風示意她要繼續留在這裡。

淩風譏笑了一聲,低聲道:“到現在還冇認清寧暖暖?她說薄齊銘冇死,那薄齊銘就是冇死,你真以為你在人碗裡下藥的小手段,這女人冇發現?”

寧雲嫣眼眸狠狠一黯。

老頭子竟然冇死!

那她忽然意識到如果老頭子冇死,那她之前說的那些話,老頭子都記著,那麼對她而言,老頭子再也不是一張王炸,反而經過此次之後把她當做敵人。

完了!

寧雲嫣心裡暗叫一聲不好,卻也明白淩風的用意,再不走不行了。

這邊寧雲嫣暗中撤退,另一邊靈堂之上,寧暖暖麵對眾人的質疑,麵上神色卻是冇有半點慌張,淺淺地開口道:“我說的很好理解,就是字麵意思,他,還活著。”

“怎麼可能!”薄明德激動地從太師椅上站起來,老眼犀利道,“你說老家主還活著,那你就讓我們看看活著他!不然你就是在害家主,他可以不顧一切保護你,但你影響的就是他的清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