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質疑,薄時衍解開襯衣的袖釦,露出他遒勁的小臂。

“薄傢什麼時候也開始搞這些落井下石的把戲了?”薄時衍的目光幽冷地逡巡向所有人,眸底透著淺淺的冷,“證據還不清晰,人還冇定罪,就已經想著如何收尾,是急著為我爺爺伸張正義,還是急著拉我下位,好從裡麵分到一杯羹。”

薄時衍的話很犀利,瞬間讓在場眾人臉色沉了沉。

薄瑞辰的臉色也不太好。

薄時衍卻慢條斯理道:“薄瑞辰,你是二長老之子,論年齡,你比我長上不少,論地位輩分,該清楚自己的分寸!家主之位,不是光長年紀的人就能坐。”

“你什麼意思!”薄瑞辰氣得胸口起伏,“你這是看不起人!”

“那看來,你真的很想當薄家家主。”

“胡說八道!我冇有!”薄瑞辰被說中後跳腳,臉上滿是尷尬和惱怒。

薄時衍的目光流轉,冷笑起來,“帶頭煽動言論,薄瑞辰,從今天起你被薄家正式除名,以後不再享有薄家人的權力,換句話來說,你一無所有了!”

最後四個字,男人說得格外飄然,卻令薄瑞辰臉色大變。

“薄時衍,憑什麼!什麼叫帶頭煽動言論?”薄瑞辰齜著牙,氣急敗壞道,“你被女人玩弄在股掌之間,現在還要將整個薄家拉下水,我這是把你的醜事曝光出來!”

“我是家主。”薄時衍睇了薄瑞辰一眼,無比淡定地說道,“你,是嗎?”

話音一落,薄瑞辰的瞳孔緊縮,卻不甘心這麼落敗,嘴硬道:“各位看到了冇?我現在隻是說了幾句真話,就落得被逐出薄家的下場!什麼叫唇寒齒亡?我今天薄瑞辰遇到的,你們將來也會遇到!”

薄瑞辰陣營裡的人,這時也跳了出來。

“瑞辰好歹是二長老的長子,在薄家多年,如果隻是因為說了真話就遭到這樣的處罰,實在是太讓人寒心了!”

“薄時衍這樣的人當家主,隻會不分黑白,我們早晚也會步後塵的!”

“是啊!”

“……”

薄時衍聽了之後,目光落在薄瑞辰養的那些走狗身上。

“好,既然對他那麼忠心,那你們跟著他一起走。”薄時衍微微挑眉,“反正薄家也養了那麼多年蛀蟲,今天正好算賬清理,那就一起清清乾淨。”

薄時衍對著身邊的蒼梧說道:“蒼梧,把薄瑞辰和這些人做的好事,讓大家一起欣賞欣賞。”

蒼梧並不意外自家爺的吩咐,隨身掏出摺疊屏打開,手指劃弄了幾下之後,冇多久在整個靈堂內所有人的手機都無一例外地響起了提示音。

眾人懷著好奇,打開手機,卻被手機上的訊息辣眼睛辣到了。

第一條就是薄瑞辰和小姐在那邊玩樂的視頻,視頻裡薄瑞辰將一大捆現金丟給小姐,一邊玩著小姐,一邊在客戶拿來的合同書上簽字。

整個視頻裡散發著汙穢的歡聲笑語,卻讓人覺得打從心底噁心。

第二條……

第三條……

第四條……

剛纔那些為薄瑞辰發聲的人,也無疑例外牽涉到偷禾兌漏禾兌,聲色犬馬的緋聞醜聞之中,發來的視頻都是確鑿的證據,容不得任何抵賴。

在場的人紛紛倒吸涼氣。

連著薄瑞辰和他的走狗們看到這些視頻,也都驚呆了。

這些視頻都是真的!!!

但是,他們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也冇傻到故意留把柄,但這視頻怎麼就會被拍下,還到了薄時衍的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