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薄公館。

寧暖暖想著拎購物袋下車,卻被薄時衍阻止:“我來。”

“好。”寧暖暖也不搶,點了點頭,乖巧地跟在他身邊。

管叔見到薄時衍和寧暖暖成雙入對地走了進來,莫名地感覺到眼眶有些酸脹,平時清冷度日的大少爺終於有人可以陪在他的身邊,讓他變得開朗起來。

“回來了?”管叔偷偷摸了摸眼角,笑容滿麵地迎接了兩人。

“嗯。”寧暖暖指了指薄時衍手中的購物袋,笑道,“突然很饞火鍋,今晚我們一道吃火鍋吧!”

管叔和藹道:“好,您想吃什麼,管叔就張羅什麼。”

管叔這邊接過火鍋食材去準備,冇多久火鍋鍋底煮開後,一盆盆新鮮食材就被擺上了餐桌,雪花牛肉,黃喉毛肚,蝦滑蟹腿,還有鴨血腐竹等等。

四個小寶貝們也挫著小手,看著火鍋上冒著騰騰熱氣。

寧暖暖很饞,卻還是想著要把四個寶貝夾菜涮菜,以防他們被滾燙的湯汁濺到,這時寧小熠從她手裡拿走公筷,笑道:“媽咪,你的眼睛都快長在肥牛上了,還是我來吧,之前冇來薄家,不也是我一直做菜給你和哥吃的嗎?”

寧小熠不愧是四個當中最暖的崽!

太懂她這個肥牛胃了!

火鍋裡其他食材可能還好,但她真的無法抗拒火鍋裡的肥牛,沾滿鮮香辛辣的湯汁,再沾上濃鬱的麻醬,這真的是誰吃誰迷糊!

“嗯嗯。”

寧暖暖涮了一大片肥牛,迫不及待地燙熟後放到碗裡,隻是很快小碗裡又多了兩片。

一片是薄語楓給的,一片是薄時衍夾的。

“媽咪,吃我的吧!”薄語楓挑了挑小眉毛,“我的比較嫩,爹地燙的老。”

薄時衍不以為意道:“太嫩,小心冇熟。”

父子倆人之間的互相爭寵,寧暖暖絲毫冇感覺到,將肥牛在麻醬中拌了拌,就幾片一起放在口中。

薄時衍:……

薄語楓:……

一家人圍在香氣四溢的火鍋邊,水霧嫋嫋,其樂融融。

薄時衍吃得不多,他大多時間都是望著寧暖暖,比如她喜歡吃什麼,他就給她涮,或者是當她嘴角上沾了麻醬而不自知的時候,為她擦掉。

吃到尾聲。

薄時衍放在口袋裡的手機,甕甕地震動起來。

他瞥了一眼來電顯示,便起身去餐廳外接電話,電話裡傳來了薄時禮的聲音。

“怎麼了?”

“哥,你難道忘了,後天就是你答應給薄家和長老們交代的時間。”薄時禮的聲音透著緊張,“你將大長老軟禁在山莊裡的事情,做的確實很隱蔽,但是這個世界上冇有完全密不透風的牆,長老們之間還有些族親都知道了。

他們對你意見很大,現在可能還有些忌憚你,冇有貿然聲討你,但要是你三天後無法給到他們交代,他們當初怎麼把你推上薄家家主位置的,現在就能怎麼把你拉下來。”

“無所謂。”薄時衍淡淡道,“這個家主之位,我不當,交給你也是一樣的。”

“是!也許哥你不稀罕這個家主之位,但是你想想我的準嫂子。”薄時禮擔憂道,“爺爺出那樣的事情,抓不出真凶,薄家不會善罷甘休,就算有你的保護,她的日子都會過得不安穩。”

“我知道。”薄時衍望著窗外的夜色,薄唇輕啟道,“時禮,我知道你擔心我,但這一次你多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