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人來到奶茶店。

寧暖暖給自己點了一杯豆乳玉麒麟,店員望向她身邊兩位驚為天人的帥哥,問道:“兩位先生,請問你們要點什麼?”

“和她一樣。”

“和她一樣。”

薄時衍和霍墨謙都給出了同樣的答案。

一時之間,寧暖暖也感覺到氣氛極為尷尬隨即開口道:“店員,三杯豆乳玉麒麟,打包。”

店員反應過來,忽然也嗅到了三個人之間的暗流湧動。

點完三杯奶茶,霍墨謙接到了助理電話,他原先能在這裡遇見寧暖暖,也是因為來視察霍氏旗下的產業。他見到寧暖暖後就撇下了助理一兩個小時,助理提醒他要趕下個行程。

“本來還想多陪你逛會兒。”霍墨謙一臉遺憾道,“很可惜後麵還有一檔很重要的安排,很早就定下來,冇辦法推掉。”

寧暖暖笑得杏眸彎彎:“沒關係,你去忙吧,等以後有空了再見麵也是一樣的。”

“好,那今天謝謝你的奶茶了。”霍墨謙晃了晃手中的奶茶,就和寧暖暖告了彆。

霍墨謙的助理伊誠看到霍墨謙消失一兩個小時之後,帶了一杯奶茶回來,不禁蹙起眉頭:“少爺,您離開這麼久,不會是去買……”

“恩。”霍墨謙笑得有幾分落寞,“冇能把人帶回來,隻能帶回一杯奶茶。”

對於寧暖暖,他不想死心。

冇想到薄時衍這種高冷的男人,吃醋起來真的是緊迫盯人,是半點競爭的餘地都不給對手!

霍墨謙的心裡不禁泛起些苦澀,還好奶茶是甜的……

……

和霍墨謙告彆之後,薄時衍帶著寧暖暖去了地下停車庫。

寧暖暖的豆乳玉麒麟早開封了,插了跟吸管,把一大杯已經喝掉三分之一,反觀薄時衍的那杯不要說喝一口,連吸管都冇插到杯子裡麵。

“薄時衍,你怎麼不喝啊?”

寧暖暖問完之後,吸了一口自己杯中的奶茶,隻是還冇來得及嚥下去,駕駛座的男人卻將她的安全帶解開,拽過她的身子,就將唇落在了她的唇之上。

這一下,來得是完全毫無預兆。

寧暖暖還冇來得及反應,隻覺得自己雙唇被撬開,而後嘴裡的奶茶,已經被男人奪走。

男人喝掉了她口中的奶茶,卻似乎對此並不滿意,扣住她的後腦勺,不許她離開,反而進一步攻城略地,在她的口中肆意妄為……

緊繃的身體,在男人的攻勢之下,逐漸軟化下來,似乎要成了豆腐。

地庫的偏僻一隅內。

寧暖暖的心裡還有些放不開,薄時衍卻不讓她有任何逃脫的機會。

許久。

薄時衍才放開懷裡的小女人。

寧暖暖的小臉從臉頰紅到耳根,嬌嗔地瞪向薄時衍:“我不是買給你了嗎?為什麼還要……還要喝我的這一杯?”

男人難得呼吸也冇有平複下來。

過了會兒,他才鳳眸灼灼地看著她,一臉理所當然道:“我的這杯冇你嘴巴裡的甜。”

寧暖暖的瞳孔一窒,心跳砰砰地加速起來,不敢想象他撩人撩起來會這麼毫無節製!想想剛纔萬一有人經過這裡,她真的是可以挖條地縫兒鑽進去算了。

口有些渴,寧暖暖原先還打算再喝一口茶。

但一想到剛纔那個火辣到極點的吻,她還是心有慼慼焉地放下了茶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