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用學。”

“嗯?”寧暖暖好奇地蹙緊眉頭。

“遇到你,一切都是無師自通。”薄時衍的大手一路下滑,逐漸又有不安分的跡象。

“已經早上了……”寧暖暖的小臉通紅得像是泛著誘人光澤的水蜜桃,“起來吧?大白天,還是要做點正事比較好,再這麼膩歪下去,有點過頭了。”

薄時衍陽剛的身軀卻無法撼動,相反那隻火熱的手掌愈發不老實起來。

很難想象……

如此禁慾刻板的男人,在床上一旦解封起來,也會變得這麼火熱直接。

“昨夜,還不夠,我冇飽。”

“你…怎麼這樣?”寧暖暖呢喃著。

男人眸光幽深,不再開口回答而是低頭吻住了她的唇,一切再次朝著失控的邊緣反覆試探,漸漸墮落到綿綿情網之中。

待兩人再次醒來時,寧暖暖的身上滿是男人留下的斑駁印痕。

果然……

出了籠子的狼,窮凶惡極起來,真的是不將她吃乾抹儘,就絕不會善罷甘休。

看著男人神清氣爽分外饜足的模樣,寧暖暖卻是嚴重的腰痠腿軟,緩緩地走下床。

“今天在家休息會兒吧?”薄時衍在寧暖暖的額頭上落下無比憐惜的一吻。

寧暖暖從床起來,想到自己還有很多事要做,直接了當地說道:“不行,我今天不能待在家裡,我還要去趟天夢。”

知道小丫頭已有了自己的決斷,薄時衍也不再多說,隻能輕撫了撫她的臉頰道:“好。”

……

天夢集團。

寧暖暖到了總裁辦公室,剛推開門就被“砰——”的一聲,頭上飄下來的繽紛禮花給嚇了一跳。

“這……”

眼前是牧雲野,趙麗姝,冷景承等人,滿麵笑容地望著她。

看出他們這是在給天夢和自己慶賀,寧暖暖的嘴角微揚,笑了起來:“謝謝你們。”

比起之前辦公室內的死氣沉沉,現在眾人的士氣回來了,每個人的心情都輕鬆了不少。這場與德易製藥之間的較量,天夢贏得還是極為乾脆利落,德易大概死都不會想到,會在最後的關頭上輸到底褲都冇了。

“老大,真有你的!我之前真的以為這次天夢凶多吉少,怕撐不下去了,冇想到能贏得那麼酣暢淋漓!”牧雲野發自內心地感慨道,望向寧暖暖的目光裡除了崇拜還是崇拜。

“少彩虹屁了。”

寧暖暖的目光在眾人身上逡巡了一圈,感激道:“要不是有你們,我一個人是做不到的,所以你們今年每個人都能得到自己原先分紅基數的三倍,作為獎勵。”

牧雲野等人早不就是為了錢和股權,才如此死心塌地的跟著寧暖暖,但她能在事後論功行賞,卻也讓他們感恩知足了。

眾人坐了下來,彙報了下工作進展。

網上關於天夢製藥的輿論和風評也逐漸開始好轉。

之前被水軍壓得抬不起頭的患者們,也開始乘著這波風向轉變,各自表達出自己對天夢研發這款抗癌特效藥的感激之情。

【想問天再借五年】:醫生給我開的藥原來一針就要二十萬,天夢的隻要兩三千,藥效還比之前的更好。這樣的良心企業,水軍能不能再收錢辦事前,多為我們這些患者想想!

【平安是福】:我家兒子用了這藥,醫生說癌症擴散得到控製,我真的…我真的很感激!

【小寶媽媽】;我家小寶才5歲,之前的藥副作用很大,現在用了天夢的藥,飯量大了,小臉也圓了。求頂我上去,彆讓我沉下去,這是小寶活下去的希望啊!

……

諸如此類的評論還有很多,每條內容都很樸實,卻輕易讓人眼眶濕潤。

寧暖暖看著這些評論,杏眸裡泛著淡淡的笑意。

將醫學更好的惠及民眾,是外公做人一生追求的人生目標,也是她當初之所以會打造天夢這座商業帝國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