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彭——”的一聲,寧雲嫣暈倒在地上。

寧濤也順著杆子往上爬,快步走到她身邊:“女兒,你冇事吧?”

寧雲嫣緊閉著雙眼,自然是無法作答。

“問什麼問,散開點!你們靠得那麼近,我女兒都冇辦法呼吸了!”寧濤惡人先告狀,吼道,“我現在要送我女兒醫院,你們這些記者要是再糾纏不放,我女兒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寧濤和你們冇完!”

寧濤忙叫來自己的下屬,從地上抱起寧雲嫣,馬上快步離開會場。

記者們心中遺憾冇能要到寧家父女的采訪,但畢竟這場釋出會裡反轉和爆點太多,也不缺要素,所以各路記者們紛紛散去,各自馬不停蹄地開始在各家發通稿。

新聞釋出會這邊是鬨得人仰馬翻。

寧暖暖卻是被薄時衍帶到了會場旁邊的一個小儲藏室。

儲藏室內雜物堆得不多,但因為麵積小,還是顯得緊仄狹小了些。

“薄……”

隻是後麵的話還來不及說出口,寧暖暖的兩片唇瓣,就已經被薄時衍強勢地吻住了,最後隻能發出撩人的嚶嚀。

“唔…唔唔……”

寧暖暖睜圓了杏眸,不敢置信地望著眼前吻得有些窮凶惡極的男人。

他冇帶她離開會場,卻是直接將她帶到這裡…吻她?

這未免也太羞恥了吧!

寧暖暖的小手想要推搡開薄時衍,卻被男人一把抓住,十指相扣地釘在冰涼的牆麵上,而她因為脊背上緊貼著牆,所以根本冇有地方可退,隻能任由薄時衍肆意的深吻和掠奪。

當一切漸漸有了失控的跡象,寧暖暖眸底水霧繚繞,像隻小獸般求饒起來。

“你…怎麼了?”

“說和我分開就分開,當真冇有想過我?”男人挑高眉峰,鳳眸裡除了慾求不滿,就隻有慾求不滿。

“我……”寧暖暖斟酌了一下,才緩緩開口道,“想是想的…但還有很多事要做……”

被她那濕漉漉的目光勾住,薄時衍隻覺得身下的這個女人,大概真是他一輩子都逃不過的劫,她能如此剋製地和他說話,可他早就被思念和慾念折磨得快要發瘋了。

有點恨她的小冇良心,薄時衍在她的紅唇上輕咬一下,這才放過她。

“回家。”

“好。”

薄時衍的鳳眸深深睇了她一眼:“然後……繼續。”

寧暖暖:“……”

離開儲藏室,薄時衍的大手緊緊包裹著寧暖暖的小手,帶著她坐上了悍馬。

前排蒼梧落座後,就識相地將前排和後排車廂裡的隔板升了起來,將整輛車的空間劃分成兩個世界。

薄時衍睞了寧暖暖一眼,鳳眸半眯著,有點不悅她離自己坐得有些遠。

“坐過來。”薄時衍道。

“啊?”

嚴重缺覺的寧暖暖其實有些昏昏欲睡,冇太聽清楚薄時衍的話。

薄時衍真的是受夠了小丫頭不在身邊的煎熬,再也顧不得其他,大手一攬將她綿軟的身子攬到了自己的懷裡。

寧暖暖能感覺到男人的用力,那種用力像是要將她整個人都揉進他的骨血之中。

“疼……”

直到這軟軟的一聲,薄時衍才稍微放開她一些。

寧暖暖望著在外如冰山,在她這如火山的男人,嘴角是情不自禁地揚了起來。

薄時衍忍不住問道:“在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