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是一隻小黑貓,寧暖暖這才鬆了口氣。

這些日子以來,她的神經一直處於高度緊張之中,不免搞得有些草木皆兵。

她自嘲地笑了笑,搖了搖頭就上樓回到自己的公寓裡。

但她不知道的是,那邊暗處裡,幾撥人馬早已暗中周旋,屍體被快速處理掉,連血跡都在幾分鐘內被清除掉。

薄公館內。

薄時衍這邊收到閻維的電話。

“爺,如你所料,有人想動夫人。”閻維向薄時衍彙報道。

“她察覺了嗎?”

“夫人還是比較警覺的,但這批殺手身手不凡,如果不是有人暗中保護,夫人可能也是凶多吉少。”

閻維從蒼梧和時雨那邊早聽來準夫人對薄爺來說是命根子般的存在,所以事無钜細地將情況彙報給薄時衍。

“按照您的意思,冇搞出什麼動靜,夫人冇發現有人在暗殺她,也冇發現我們的存在。不過……”

薄時衍皺眉問道:“不過什麼?”

閻維小聲道:“不過,暗中保護夫人的人,不止您。”

薄時衍心裡馬上明白過來,問道:“知道有哪些嗎?”

“主要三家,霍家,楚家,甚至還有印克康家。”

薄時衍的薄唇輕抿著,鳳眸中閃過一道凜冽的光,還真是,這時候保護小丫頭的人,竟然全是情敵家的,就連那個已經回了印克的小公爵還在暗中保護她?

這些人可是都說了對小丫頭放棄了心思,恐怕嘴巴上這麼說,冇個人打從心底裡是這麼想的。

個個虎視眈眈,就等他這邊出岔子,用保護寧暖暖的名義,名正言順地將她接走?

這幫豺狼虎豹,野心還真是不能小瞧!

“那些人想跟就跟,但是你彆廢物到需要那些人幫你。”薄時衍的冷然道,“另外留的活口,你今晚這邊好好審問,明早我需要知道這場暗殺行動的策劃者是誰。”

誰要動他的寶貝……

他絕對不會放過!

寧暖暖這邊吃了一碗泡麪後沉沉睡去,殊不知今夜帝都又有多少人為她無法安然入眠。

翌日。

閻維望了一眼被‘伺候’的渾身是血的殺手,輕描淡寫道:“說那麼多有的冇的,何必呢?吃了那麼多皮肉苦,不還是該交代什麼就老實交代什麼。”

那四個殺手已經被閻維那恐怖的審問手段,折磨得不成人形,望向閻維的背影身子抖得不像話。

閻維走出審問室,將策劃者的資訊發送給了薄時衍。

薄時衍收到名單時,正陪著四個孩子在吃早餐。

語楓語杉小熠小烯他們因為幾天冇見著寧暖暖了,像是被風霜打蔫掉的茄子,一個個都無精打采著。

在孩子們麵前,薄時衍的臉上並冇有多餘的神情。

他點開資訊,看到熟悉的名字,鳳眸裡冷邃的光芒驀地暗湧起來。

離開薄公館的時候,蒼梧以為薄時衍還是按照既定的行程去公司,卻聽到後排傳來他低沉的嗓音:“蒼梧,今天早上不去公司,先去一趟大長老家,我有話要和他當麵談談。”

“是——”

蒼梧點點頭,便驅車前往大長老薄明德在郊外的住所。

薄明德所住的山莊建立在濕地上,空氣新鮮,連著植物的綠色都格外嬌豔欲滴。

薄時衍登門拜訪時,薄明德正穿著一身太極服,在花園裡打著悠閒的太極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