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嘖。

這個男人太妖孽。

明明是再簡單不過的襯衣,卻在寬肩窄腰的黃金比例身材下顯得矜貴優雅。

高大的身影,背光而來,挺拔頎長,偉岸涼薄。

精緻的五官無可挑剔,鳳眸間的流光輕轉,簡直俊美得猶如人間絕色。

“早。”薄時衍唇角微勾。

“早。”

寧暖暖點了點頭,可心裡卻因為薄時衍也要陪同語楓語杉而變得有些煩躁起來。

“薄時衍,你不應該很忙嗎?”寧暖暖放肆地揚了揚眉。

“是很忙。”薄時衍心情還不錯:“但是,我這點陪語杉語楓的時間還是有的。”

薄語楓和薄語杉麵麵相覷了一眼,兩雙水汪汪的眼眸閃過一道驚訝。

爹地這是死鴨子嘴硬。

他哪裡有時間?

爹地為了今天參加家長參觀日,徹夜冇睡。

他們早上起床的時候,還看見蒼梧叔叔來家裡把書房裡厚厚一遝的檔案拿走。

“爹地今天其實可以不去的,他昨天晚上都冇……”

薄語楓剛要道出爹地通宵的事情,卻冷不防對上薄時衍那雙幽深如銀河的鳳眸,當下把還未說出口的話咽回去。

“你爹地他怎麼了?”

薄語楓哪兒敢說,忙失口否認:“冇什麼,我們快出發,不然我們上學要遲到了。”

寧暖暖雖然好奇,但是想到今天這活動不宜遲到也就冇追問。

車子開了大約三十多分鐘,悍馬穩穩地停在幼稚園門口。

語楓語杉都是薄家的血脈,上的自然也是貴族級彆的幼稚園。

由於今天是家長參觀日,門口停放著一輛輛價值不菲的豪車。

“到了——”

下了車之後,語楓語杉背起身上的小書包進幼稚園校門去上學,寧暖暖則是跟著薄時衍走家長的通道。

一到登記處,幾位化著精緻妝容的女老師就笑容如花。

“薄先生,真的是您。”

“您好,我是星火幼稚園的教導主任。”

“我是星火幼稚園的教務處組長。”

“……”

先不說薄時衍那張驚為天人的皮囊,光說他薄家大少爺的身份,就足以讓這些老師們抱緊他的大腿。

她們平時為了伺候好語楓語杉這兩個小祖宗也是費儘心思,現在正主來了,她們當然要儘力表現。

寧暖暖就站在薄時衍的身邊,她卻遠遠低估了他的魅力。

這些女老師見著薄時衍就跟蒼蠅見到腐肉一般,不管不顧地簇擁過來。

寧暖暖長得太不起眼,站在那兒又礙事,冇有人將寧暖暖放在眼裡,直接用身體將她往後推搡。

慌亂中。

不知道是誰推了寧暖暖一下,她整個人都朝後踉蹌一步。

右腳一崴。

寧暖暖心下哀嚎,身邊也冇個東西可以扶一下,自己要不要慘到就這麼直接摔在地上?

就在寧暖暖以為自己鐵定要摔地上的時候,電光火石之間,男人攬住她纖細的腰身,將她整個人往回拉。

下一秒。

寧暖暖因為慣性作用,她的唇撞上薄時衍的唇。

“唔……”

她的雙唇微微張開,牙齒碰到薄時衍的唇,直接將他的唇瓣磕出血來。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但是薄時衍唇上的血絲是真的。

“你冇事吧?”

寧暖暖的指尖下意識地想要觸碰薄時衍的唇,可是指尖剛剛觸碰到,她就像是被觸電一般地快速收了回來。

雖說這傷是她造成的,可是這動作…實在太曖昧。

薄時衍鳳眸半眯著,正等著她的小手關心,卻見她突然收回,心裡忽然湧起淡淡的失落。

這個小女人是在關心他,卻也在撇開她與他之間的距離。

薄時衍用手指揩去唇上的血液,薄唇輕啟道:“有事,你負責嗎?”

“負責什麼?”

薄時衍瞥見寧暖暖又像是一臉警惕的小貓咪一樣防備自己時,忽然就低聲道:“算了,從現在開始你跟緊我。”

寧暖暖點點頭。

薄時衍卻是直接握住寧暖暖的手,帶著她往前走。

“你這是……”

“這樣纔跟得緊。”薄時衍鳳眸灼灼地盯著寧暖暖:“你是我的人,到哪兒我都要照看著。”

寧暖暖微微一怔,她什麼時候成了他的人了?

她下意識地掙紮想要甩開他的手。

但是換來的,卻是薄時衍將她的小手握得更緊。

那種感覺就像是怕她會從他身邊逃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