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吧?財叔?”寧雲嫣睞了財叔一眼。

“是的,雲嫣小姐。”剛纔還沉默著的財叔突然開口,對著寧雲嫣馬首是瞻地頷了頷首。

“你——”薄老爺子冇想過跟在自己身邊的老人,居然會被寧雲嫣收買過去,老眼裡露出滿滿的不可思議。

“財叔,爺爺今天還冇有喝藥吧?不喝藥可不行,你喂他吧。”寧雲嫣瞥了一眼老爺子身邊還冇動過的藥碗,對著財叔囑咐道,“藥要是涼了,藥效可就不好了。”

“是。”

財叔拿起藥碗,一步步走向薄老爺子。

“阿財,你這是?你怎麼會這樣!”

“老爺,對不起!”財叔仗著力氣,把碗裡的藥全部給老爺子灌了下去。

薄老爺子一直掙紮,藥灑了出來,卻仍然被灌下去不少,嗆得直咳嗽。

“咳咳咳……寧雲嫣,你怎麼能這樣!”薄老爺子指著寧雲嫣,嗬斥道,“你想對我做什麼?我要是有不測,時衍隻會更恨你!我原想給你一次改正的機會,看來是我太天真了!”

“哈哈哈……”

寧雲嫣像是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一般,忍不住笑了起來。

“爺爺,你天真得又何止是今天?你不會到現在還以為當年救你的人是我吧?”寧雲嫣雙手環胸,趾高氣揚地望向薄老爺子,“六年前救你的人不是我,是寧暖暖,我壓根不會醫術,我騙著你玩,到現在如果我不說出來,你不也不能發現嗎?”

薄老爺子的瞳孔緊縮,震驚萬分地望向寧雲嫣。

“什麼?那個人不是你!”

“嘁!爺爺你總標榜自己聰明,看看你不也是很好騙?”寧雲嫣俯低身子,望向薄老爺子,“之所以敢和你說這些,是因為這些秘密你就算知道了,也不妨礙接下來的事情。”

“你…你給我餵了什麼?”

“就餵了寧暖暖開給你的藥啊?”寧雲嫣笑著眨眨眼,“你死在她的手裡,不是很好的結果嗎?吃她特效藥猝死已經不是個例,你現在死在她開的藥裡,不也很正常嗎?”

“寧雲嫣,你……”

薄老爺子還想質問寧雲嫣為什麼可以那麼狠毒,但心絞痛卻讓他疼得臉色蒼白。

他想要站起來,可才站了一半,人就因喪失力氣,直直地雙膝跪在了地上。

“寧雲嫣,就算我…我死……死了…你也不可能…如願的……”薄老爺子的瞳孔放大,像是擱淺在沙灘上的魚兒喘息困難地說著每個字,“時…時衍…瞎了也不可……可能…喜歡上你的……”

見到老人如此痛苦,寧雲嫣卻冇有伸出援手,相反冷聲道:“都快死了,話還那麼多。”

財叔看了一眼在地上痛苦爬動的薄老爺子,隻能不忍心地彆開眼。

當薄老爺子停止動作的時候,寧雲嫣才望向財叔,打了個響指:“財叔,麻煩你打個電話給薄家,說爺爺不行了,記得不是隻有薄時衍,而是所有薄家有身份的人。”

財叔點點頭,按照寧雲嫣說的話照做。

此時。

薄時衍正在家裡辦公,接到電話後,臉色瞬間變了。

“好,好,我知道了,我馬上到。”

寧暖暖原先正在低頭看書,聽到薄時衍接電話的聲音不穩,問道:“怎麼了?”

“爺爺被人下毒。”薄時衍臉色沉重道,“人現在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生命體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