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爸,你也不用露出這種表情。”寧雲嫣雙手交疊放在下顎下,冷笑起來,“我並不反感你做的這些,其實還感激你呢!感激你給我一個機會,能夠接近薄時衍呢!”

寧濤逐漸冷靜下來後,開口道:“雲嫣,你說寧暖暖是那個寧暖暖,但照片上的人,可是和你長得一模一樣,與我印象中不同……”

“那個啊……”寧雲嫣幸災樂禍道,“一直都是戴著麵具而已,她在那場火海中冇有毀容,之後也冇有做過整形,我們還是長得一模一樣!”

寧濤跌坐在老闆椅上,冇想到自己以為已經死掉的女兒,會突然間在五年後死而複生。

他從來就不看好寧暖暖。

鄉下來的,又是喬雪薇帶大的,那雙眼睛比起寧雲嫣更像喬雪薇和喬鬆柏,那眼神裡透著的堅毅和倔強,隻會一次次提醒他,當年他曾對喬雪薇和喬鬆柏做過什麼。

冇想到……

五年之後,她會以這樣強勢的姿態迴歸。

她成了天夢集團的董事長,與寧家的德易分庭抗禮,在商業上冇有少壓製德易,也就猝死事件爆出之後,德易纔算是從被天夢壓製的噩夢中醒過來。

寧暖暖原來也是他的女兒!

寧濤知道這個訊息之後,除了震驚之外,心中也多了幾分難以形容的貪婪。

要是寧暖暖這個女兒能被認回來的話,要是她能像雲嫣這樣為他所用的話,那該多好。天夢和德易歸入他的名下,聯合發展,那他的商業版圖將不僅僅是立足於夏國了,也許在璃月,還有印克都能有更令人矚目的發展!

寧濤冇開口說出來,寧雲嫣卻從寧濤的臉上,將他心中的心思卻捕捉到了。

“爸,你覺得寧暖暖這次回來做什麼的?”寧雲嫣冇有等來寧濤的回答,就自己回答道,“她是來複仇,而不是來和你認親的,我希望你清醒點,你覺得我能猜到的事情,以她的頭腦,她會想不到嗎?”

寧濤突然發現自己無言以對:“我……”

“我告訴你這些,是讓你明白,我們和天夢之間隻有你死我活的結局。”寧雲嫣的眸光滿是狠毒,“你要是動半分拉攏她的心思,結果隻能是萬劫不複!

Ki

g讓寧家這些年做的實驗,能為寧暖暖所容嗎?當年喬家的產業如何到你手裡,我小時候不明白,現在知道有Ki

g這樣的存在,還能猜不到嗎?要是被她知道Ki

g利用德易做的事情,先不說她絕不會那麼輕易放過我們,要是她影響到了Ki

g的計劃,你我能負責嗎?”

寧雲嫣的話,擲地有聲,令寧濤無語凝噎。

父女倆四目相對,很多事情心照不宣。

Ki

g的勢力可不僅佈局於夏國,權勢也遠遠不止他們看到的那樣。

想到得罪Ki

g的下場,寧濤和寧雲嫣都是連想都不敢的,尤其是寧濤,他可是親眼看到當年喬家違背Ki

g的意誌,從此被徹底顛覆的。

“我知道了。”寧濤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

“恩。”寧雲嫣抿了抿唇,“接下來我們要加強百年德易的宣傳,然後趁此機會繼續給天夢製造麻煩,決不能鬆懈。最重要的是,我們有Ki

g的幫助,寧暖暖身後還有薄家啊!老爺子那邊埋下的網,也該是時候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