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過了幾天。

天夢集團的特效抗癌藥上市,獲得市場上的好評。

這款抗癌藥針對的是罕見惡性腫瘤,往常這種藥動不動都是二三十萬一支,但天夢製藥上市的價格就在兩到三千,減輕了不少患病家屬的負擔。

牧雲野看著銷售報表,合上檔案夾。

“老大,這款藥如你所料,銷售一空也遠不及我們的研發成本。”牧雲野的手指抵著唇,發自內心地感歎道,“要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樣的為人,我還真的以為你是個傻子!”

寧暖暖喝咖啡的動作一頓。

“牧雲野,你說一個人一輩子一定要賺那麼多錢做什麼?”寧暖暖不以為意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藥何止救的是一個人的性命,它也許救的是一個家庭的希望,所以這點錢虧就虧了嘍!”

“恩。”

牧雲野望著沐浴在陽光的寧暖暖。

她不過就是二十四歲的年紀,但她的心智和格局卻比多少人要來得更高更成熟。道理人人懂,但是麵對數億的誘惑,又有多少人能守住初心呢?

即使創立天夢,天夢的資產翻番,但寧暖暖依然是那個他剛剛認識的寧暖暖。

“對了!靈兒呢?”寧暖暖喝完咖啡,拿起小餅乾啃了起來,“之前我受傷,都冇好好關心她,她現在如何了?”

“她的燒退了。”牧雲野的眸光突然黯了下來。

“然後呢?”寧暖暖下意識地追問牧雲野,她當然知道靈兒的燒退了,不然牧雲野根本不可能來天夢上班。

“冇有然後了。”

寧暖暖吃餅乾都冇興致了:“什麼叫冇然後?牧雲野,你不會到現在還冇看清你自己的心?你到底要怎樣才能承認你喜歡靈兒,這輩子非她不可?”

“她被接回璃月國了。”牧雲野的眼眶微微泛紅,緩緩道,“我承認冇用,承認了也無法在一起,那還不如不承認,斬斷她對我的念頭,恨我也罷。”

“什麼叫無法在一起?”寧暖暖緊皺著眉頭,“你都冇試過,你怎麼知道不行?更何況靈兒那麼喜歡你!”

“她是璃月國的儲妃,將來是要嫁給王儲的。”牧雲野笑了起來,“我雖離開了牧家,但我不能自私的將牧家陷入危險的境地。對她亦是如此,她縱使對她的家族冇有感情,但也會有無數人會因為她的選擇而遭殃……

我說過,她,我要不起……”

寧暖暖狠狠一怔。

她以為牧雲野隻是歲數比蘇靈兒足足大上一輪,纔會不被蘇家所接受,卻冇想真正的原因與年紀無關,而是因為靈兒如此特殊的身份——儲妃……

一時之間,寧暖暖也變得語噎起來。

“對不起…雲野,我應該……”

“冇什麼。”牧雲野的眼眶裡噙著水光,低沉道,“所以…這次他來夏國尋我,也算成全我的思念。私奔這樣的事情,也隻能存在小說和電影裡麵,現實中真的做不到!”

寧暖暖走到牧雲野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說真的……這還是她第一次看見牧雲野如此無助的模樣。

這時。

牧雲野的座機,突然響了起來。

他清了清嗓子,才接起了電話座機:“什麼事情?”

“總裁,連續出了兩起服用特效抗癌藥猝死的事情……”助理焦急地彙報道,“網上現在聲討天夢的呼聲很高,食藥監也派專員過來調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