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是遲到的生日,但薄公館卻是一片歡聲笑語。

寧暖暖耐心地給孩子們切蛋糕,分到每個人的手裡。

四個小寶貝畢竟還隻有五歲,吃個奶油蛋糕把自己吃成小花貓,臉上都是白花花的奶油,萌態可掬。

寧暖暖用濕紙巾為四個小寶貝擦臉,把每隻都擦得乾乾淨淨。

擦到語杉的時候,她的眼眶裡似乎有淚珠在打轉,寧暖暖忍不住問道:“杉杉,怎麼了?”

“這是我第一次和媽咪過生日!”大顆大顆的淚珠從語杉的眼角滑落下來,她還在努力微笑,“我感覺就像是做夢一樣,不過我知道不是,因為我偷偷捏過自己,發現是疼的哦!”

薄語杉的童言無忌,令寧暖暖的心裡酸酸的。

“對不起,是媽咪缺席了!”寧暖暖嘴角莞爾道,“不過媽咪向你保證,以後的日子裡,媽咪都會陪在你身邊!”

語杉點頭道:“好!”

薄語楓、寧小熠、寧小烯也將薄語杉圍在中間。

薄語楓伸手給薄語杉擦眼淚:“妹妹,今天是開心的日子,可不能再哭鼻子了!”

“是啊!你現在可不止是有了媽咪,還有我和你小熠哥哥呢!”寧小烯柔聲道,“是吧?小熠!”

“嗯!以後有人敢欺負你,就是得罪我們!我們不會放過他的!”

薄語杉破涕而笑,小腦袋用力地點著:“嗯嗯!”

薄老爺子雙手搭在柺杖上,看著寧暖暖照顧四小隻的側影,老眼驟然眯起。

雖然她知道寧暖暖和寧雲嫣是孿生姐妹,但這兩人未免還是太像了吧!

不過看久了,老爺子也逐漸看出了寧暖暖和寧雲嫣之間的不同,兩人身上散發的氣質截然不同。寧雲嫣固然乖巧溫婉,但與寧暖暖骨子裡透出來的那種不卑不亢,從容淡泊卻天差地彆。

薄老爺子知道薄時衍的眼光一向挑剔,冇想到,還果真是!

另一邊。

薄時衍和薄時禮兩人看著這溫馨一幕。

薄時禮晃著手中的酒杯,咬牙道:“哥,你未免藏得太深了吧?連我這個親弟弟竟然都冇有透露?”

“急什麼。”薄時衍沉思片刻,輕描淡寫地回了一句。

“不是啊!虧我還為你惋惜,覺得未來嫂子什麼都好,好像顏值這塊稍微差了些!要不是今天親眼所見,我都不知道她這麼天姿國色啊!寧雲嫣和她明明是孿生姐妹,但硬生生成了個贗品似的!”薄時禮不由喃喃感歎道。

“這就是我為什麼藏那麼深的理由。”薄時衍喝了口酒,沉聲道。

“嗯?”

“我的人,我隻想自己留著欣賞。”薄時衍瞥了一眼薄時禮,“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她把那麵具一直戴著,至少能把一些蒼蠅蟑螂的給遮蔽掉。”

“……”

薄時禮笑著喝了口酒,不禁搖了搖頭。

傳聞中嗜血高冷的薄時衍,對寧暖暖卻像是個佔有慾炸裂的控製狂,而且那種佔有慾彷彿是刻入了骨子裡一般。

要是寧暖暖能夠一直在薄時衍身邊那還好,但要是寧暖暖有個閃失,隻怕薄時衍也會跟著被毀滅。

這種喜歡……

太過濃烈,也太過危險。

……

與此同時。

寧雲嫣對著手機另一端的男人彙報道。

“寧雲嫣,我的耐心已經冇了!德易到底何時能夠吞併天夢?”

“快了!”

男人機械音冰冷道,“記住,我身邊從來不養廢人!”

“Ki

g,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寧雲嫣的聲音裡滿是恨意,“這次…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