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老爺子是真的很生氣。

其實早在不知不覺之中,老爺子心中的天平早已更偏向寧暖暖一些了,也許他對寧雲嫣還有情誼在,但也撼動不了寧暖暖半分了。

“暖暖呢?”薄老爺子順著氣,儘量平靜道,“你今天當著孩子們的麵和我說清楚,雲嫣和暖暖你到底要選誰!我不反對你要和誰在一起,但我不允許你搖擺來搖擺去,把感情當兒戲!”

“我要我懷裡的這個!”薄時衍加重手臂的力道,將懷中的小丫頭擁得更緊了。

薄老爺子和薄時禮的視線落在薄時衍懷裡的女人身上。

她明明不施粉黛,卻膚若凝脂,眉眼裡儘是狡黠靈動,倒是比他們記憶中的寧雲嫣,來得更加令人驚豔。尤其是那雙杏眸,隨著眼波流轉,宛若星辰般璀璨。

薄老爺子和薄時禮看著這樣的她,一時之間都生出這樣的感歎。

這寧雲嫣…什麼時候竟然有這麼美過!

薄老爺子被氣得不輕,臉色僵硬道:“既然定下來了就不要反悔,你好好待她!暖暖那邊,爺爺會幫你做好補償,這孩子對你也是用情很深,你看看你造的什麼孽,這種事情也做得出來!唉!”

薄時禮也是不解地睇向薄時衍,頭次覺得哥這事做得太令人失望了。

見著薄老爺子和薄時禮,一個震怒,一個失望,寧暖暖怕這刺激來得太大,想要將事情解釋清楚。

“爺爺,我不是寧雲嫣。”寧暖暖緩緩開口道。

“雲嫣!”薄老爺子老臉驚得不能再驚了,“怎麼連你都在說胡話啊!你不是我認識的雲嫣,你是誰啊!”

“我是暖暖。”寧暖暖點頭道。

話音一落。

薄時禮和薄老爺子被震得目瞪口呆,嘴巴都張得合不攏。

“怎麼可能?”薄老爺大聲問道。

“爺爺,我和寧雲嫣長得一樣,是因為我是她的孿生姐姐。”寧暖暖淺聲解釋道,“之前因為我有些不得已的苦衷,纔會一直戴著那張麵具,現在冇必要再藏,所以纔沒戴。”

“這……”

薄老爺子和薄時衍聽得很清楚,但一時之間他們也都消化無能。

許久還是薄老爺子問道:“所以,語楓語杉不是雲嫣的孩子,是你的?”

“冇錯。”寧暖暖斬釘截鐵地回答道,“他們是從我肚子裡孕育出來的,是寧雲嫣五年前從我手中奪走,但她卻以她自己的名義讓語楓語杉到薄家來認祖歸宗的。”

薄老爺子早就已經知曉四個孩子的身世,再聯絡兩人是孿生姐妹,他這才明白寧雲嫣是如何頂替的。

他在心底忍不住狠狠歎氣,默默嘀咕道:雲嫣啊雲嫣!明明我對你寄予希望,但為什麼你越來越讓我失望啊!

“你這小子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薄老爺子指著薄時衍的鼻子,“你早就知道她纔是四個寶貝們的媽咪?”

“恩。”薄時衍頷了頷首。

“你!果然你知道!”薄老爺子吹鬍子瞪眼,“你早知道你不說!”

“你不也找人做了自己和小熠,小烯的親子鑒定?”薄時衍反將自家爺爺一軍,“那份報告不是也足以讓你知道真相了?”

“你……”薄老爺子氣得說不出話來。

薄時禮驚呆,得,這個家裡就他被矇在鼓裏,什麼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