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完來龍去脈,薄時衍的薄唇緊抿著,久久冇有開口。

寧暖暖握住薄時衍的手,笑眯眯道:“置之死地而後生,我用得還不錯吧?”

“這種事情,值得你驕傲嗎?”薄時衍冷冷地睇了她一眼。

“不值得麼?”寧暖暖自言自語地回答道,“那樣的情況下…我用這樣的法子,迫不得已卻也已經是最好的了。”

“你……”

薄時衍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對寧暖暖了。

他知道她說得在理,可他心中的躁意卻在不斷湧動,不知道找哪個口子發泄出來。

“薄時衍,我知道你心疼我。”寧暖暖抬起小手,捧住薄時衍的俊臉,“但心疼歸心疼,你不要不開心嘛!你要往好的方麵去想,至少我保護了自己,讓寧雲嫣掉入她自己設計的陷阱裡!”

薄時衍十分無奈,眉頭緊緊皺著,到最後還是他向小丫頭妥協。

“醫生說你顱內有少量出血,你最近都要好好休息。”薄時衍一臉凝肅地開口,“冇有我的允許,你就給我躺在床上休養,哪裡都不準去。”

“我…我自己也懂醫!”

“我不阻止你自醫,但顱內血必須全部自然吸收,我纔會放你下床。”薄時衍反握住寧暖暖的小手,鄭重其事道,“如果你無法完全康複,這仇要麼我來幫你報,要麼就永遠彆報了!”

“你!”寧暖暖杏眸圓睜。

“不服?”薄時衍挑眉問。

“冇有。”

寧暖暖心裡是有點不服,卻知薄時衍這麼管束著她,全是為了她,所以她當然冇有那麼不知好歹。更何況,她現在也不已是一個人,除了薄時衍以外,她還有四個小寶貝,她比曾經的自己更加惜命!

見小丫頭突然乖了,薄時衍很清楚,這是她經過了激烈的掙紮,才向自己妥協。

這種妥協,不是因為懼怕,而是在乎。

薄時衍心中情動,將寧暖暖攬入自己的懷裡,對著她的紅唇溫柔地吻了下去。

……

寧雲嫣回到寧家。

輿論風波雖已被壓了下來,卻還是被寧濤知曉了。

德易製藥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股價,也因此一路飄綠,這讓寧濤的臉色僵得特彆難看。

“雲嫣,你和秦崢那個小子怎麼回事?”寧濤的臉色冰冷地瞪向寧雲嫣。

“我是受害者,遭人算計,那些報道都是失實的。”寧雲嫣冇有歇斯底裡,相反像個局外人一樣陳述著,“我這邊公關稿組織得差不多就會對外釋出,到時候德易的股價會重新回來的。”

“被人算計?”

寧濤冇有任何為人父的關心,相反皺著眉頭反問起來。

“你最近怎麼了?你不是一向挺機靈的,怎麼會那麼不小心?知不知道你弄出這樣的新聞來,對你自己的名聲,還有對寧家的名聲都是重創!”

寧雲嫣嘴角勾起幾分嘲弄的笑。

“放心,這是我的事,我的事我自有分寸,不用你記掛了。”

說完,寧雲嫣再也不看寧濤,轉身就離開。

寧濤的嘴臉,寧雲嫣已經看透了,她有用的時候,他可以腆著臉和她說話,一旦她失去了利用價值,就成了無用的垃圾,恨不得一腳踹開。

寧雲嫣握緊拳頭。

如今她能靠的隻有自己!

她得不到薄時衍,寧暖暖,你也彆想得到!

回到房間裡,寧雲嫣給淩風撥了個電話。

“淩風,我要你幫我找人……“

“想清楚了,不陷入情情愛愛裡了?”

“嗯。”

淩風卻是嗤之以鼻道:“對了,寧雲嫣,Ki

g讓我帶話給你,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失敗下去,他就會放棄你這顆棋子,任你自生自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