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是我?”寧雲嫣掐住秦崢的喉嚨,眼裡儘是冷鋒,“秦崢,我讓你撕掉我臉上的膠帶,你為什麼不照做!你,折磨了我一整夜啊!”

寧雲嫣的力道並不大。

但恨意令她整個人的氣場大變,一張本該俏麗明豔的臉龐,卻陰騭猙獰得像個巫婆。

秦崢被她的氣場震懾住了,極力為自己辯解起來:“是寧暖暖狡猾…和我無關!昨天那個和你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還特彆叮囑我,一定要提防你,不給你任何翻身的機會!

你讓我撕膠帶,我擔心你是想趁此逃走!

這不能怪我!我以為你是寧暖暖,纔會對你作出這種事情來的!”

“你用鐵鏈都已經拴住我全身,撕掉膠布,又能怎麼樣!”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秦崢解釋道,“打死我,我都不會想到這種可能!”

兩人在拉扯之間。

酒店套房的門被推開,一陣陣腳步聲由遠及近。

記者們看到酒店床上寧雲嫣正將秦崢壓在身下,兩人都幾乎什麼都冇穿,看得大為觀止,這料果然夠猛!

這些記者們像是聞到腐肉味道的禿鷲,興奮地拿起攝像機,就對著寧雲嫣和秦崢猛拍起來。

秦崢和寧雲嫣兩人平日作風都不低調,所以媒體幾乎是一眼就將他們認了出來。

“寧大小姐,你是和秦少是男女朋友嗎?”

“寧大小姐,你之前一直混跡娛樂圈,這些時日忽然息影了,全力投身你父親的家族企業,是為了秦少嗎?”

“秦少,你之前交往的女朋友都是模特啊,網紅哦,酒吧女啊,現在交往寧大小姐,你應該是認真的吧?”

“寧大小姐……”

八卦緋聞問題,全是衝著寧雲嫣和秦崢而來。

寧雲嫣第一次覺得鎂光燈那麼刺眼,令人心生煩躁。

她忙拉起被單將自己光著的身子包裹起來,目光冷冷地環視了一圈:“滾!你們給我滾出去!”

秦崢知道自己折磨錯人,對方又是寧雲嫣,也是嚇得套上褲子,就開始清退八卦媒體:“麻煩你們出去!求你們,快點出去!”

這些記者早就拍到了第一手資料,早有了看圖說話的素材,怕秦崢和寧雲嫣反應過來要素材,忙腳底抹油地溜了。

隨著這些記者出去冇十分鐘,這些照片和通稿就已經發了出去。

#藥企千金愛上花花公子#

#花花公子上岸#

#德易秦氏好事將近#

微博上這些話題都衝到了前十,不少網友都在下麵評論。

“有錢人的世界好亂,看不懂!”

“寧雲嫣本人很優秀,怎麼會看上秦崢這樣的種/狗?”

“樓上,優秀都是假的,你看照片上馬賽克打了那麼多,還能看出這女人啥都冇穿,動作還特彆野!”

……

寧雲嫣從床上起來,顧不得被子滑落。

她走到茶幾上,拿起水果刀,走到秦崢的麵前。

寧雲嫣想到昨夜受到的屈辱,她就不想讓秦崢這畜生,再在地球上呼吸。

秦崢看著寧雲嫣一步步朝著自己走來,一雙鮮紅的雙眼裡充斥著濃濃的殺意。

他不斷往後退,舉起雙手試圖穩住寧雲嫣的情緒:“雲嫣小姐,你不能殺我!至少這時候不能!

那些記者剛看到我們倆這樣在一起,如果我死在這裡,你無論如何都洗脫不了罪名!那麼多雙眼都看著,你千萬不要在這個節骨眼做傻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