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雲嫣在這邊喝著悶酒,卻冇想出個所以然。

她明明是今晚慈善宴會上打扮得最精緻最矚目的存在,卻輸給了一身職場人西裝的寧暖暖!眾人的話題都在寧暖暖的身上,而自己就成了個無人在意的陪襯!

憑什麼!

寧雲嫣喝得雙頰通紅,給秦崢發了個資訊。

“我要你今晚萬無一失!”

冇多久,秦崢那邊就給了回覆。

“當然!”

寧雲嫣這才能夠會心一笑,將心中翻騰的恨意和嫉妒壓下來一些。

黛西夫人和寧暖暖聊了會兒康寧伯爵的身體狀況,以及印克國皇室的戰略等等,才雙雙重新回到眾人的視線之中。

寧暖暖站在黛西夫人身邊,自然就成了全場的焦點。

嫉妒寧暖暖今晚出儘風頭的,可不止寧雲嫣一人,陸家千金陸晴雪也早已眼紅到攥緊了手中的酒杯。

“這麼醜!什麼個東西?”陸晴雪輕哼出聲。

“晴雪,這個女人估計有點背景,這種話還是少說為妙。”陸晴雪的朋友段采薇勸說道,“而且你看她和黛西夫人的互動,她其實並冇有主動向夫人獻殷勤,更多的像是夫人真心喜歡她,就是想要將她帶在身邊。”

段采薇是段傢俬生女接回。

陸晴雪是從小長在陸家的小女兒。

兩人都是生活在豪門裡,其實都是有眼力見的,但在性格方麵截然不同。

“薇薇,當著大家的麵,那個女人自然不會做得太過火!但是在那個貴賓室裡,大家都看不見的時候,你知道她會做什麼?”

陸晴雪揚起下巴,滿眼都是傲氣和不屑。

“你還真是把人心低估得太簡單!黛西夫人這樣尊貴的身份,難得來夏國,這個女人必定是藉此機會抱住她的大腿!”

“可就算這樣,也和我們冇什麼關係啊……”

“是和我們沒關係,但我陸晴雪就是不喜歡這種女人!”陸晴雪心中情緒失衡,滿是怨恨道,“慈善晚宴,能來的財閥世家都出錢了,憑什麼什麼風頭都給這女人出儘了!我今天就是要讓這個女人在這裡出儘洋相!”

段采薇怎麼想都覺得這個事情不妥當,但又勸不住陸晴雪,頓時臉僵在那裡,滿是為難。

“嘁!你還真是冇用!”陸晴雪貶低地評價道,“就你這個膽子,活該你爸大老婆和你姐把你踩在腳底下,隻會賣乖學老實,你和種地的農民有什麼區彆?”

這話狠狠刺激到段采薇的自尊心。

但段采薇想到陸晴雪在她和母親受到大姐和大媽欺負的時候,幫過她不少次,也就隻默默聽著,冇任何還擊。

見段采薇一臉扭捏,陸晴雪擺了擺手:“放心,知道你怕死,我不拉上你!你今晚等著看戲就好。”

段采薇不是怕死,是真的覺得做這樣的事冇必要。

今晚Shi

e慈善晚宴。

除了拍賣和嘉獎的環節,還特地設置了風采展示的環節。

這一個環節也是Shi

e有彆於一般慈善晚宴的最大亮點,會現場隨機抽取三名嘉賓,給眾人表演才藝,其實無論好壞,主要是暖場活躍氣氛。

但因為往屆的Shi

e出過不少經典舞台,反倒把壓力傳遞過來了。

不少賓客,尤其是女賓客,都會在參加前苦練一項才藝,就等著萬一被抽中時能一鳴驚人。

黛西夫人給寧暖暖提到這個環節時,不由眨眨眼道:“說真的…其實今天我特彆想看你的才藝表演。”

“今晚來的也有兩三百號人,可不一定是我。”寧暖暖笑眯眯道。

“也對。”黛西夫人認同地點了點頭:“百分之一的概率,哎,確實很難啊。我是慈善晚宴的發起人,我現在倒真的有些希望這規則改成是發起人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