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墨謙的眼神太過鋒利。

餐廳經理當場脊背發涼,當下不敢多看寧暖暖一眼。

這女人…何止是陪霍少主用餐,這架勢是未來少夫人都說不準!

……

霍墨謙和寧暖暖入座。

寧暖暖喝了口水,潤了潤嗓子:“其實你剛纔冇必要特地為我出頭的,這樣的目光我早就習慣了。”

“你是爺爺的救命恩人,我當然不能讓你受到一點傷害。”

說這話時,霍墨謙目光有幾分灼熱。

“這話我可記在心裡了。”寧暖暖莞爾一笑:“以後我有需要霍家幫忙的地方,絕對會來麻煩你和霍爺爺了。”

霍家作為世家之一,影響力雖比薄家遜色些,可是百年的基業紮根很深,在各行各業裡早已盤根錯節,不容小覷。

天夢雖然初具規模。

但離她目標的商業帝國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霍家的大腿不抱上一抱,實在是有些可惜。

聞言,霍墨謙微微一怔,但很快他的嘴角就上揚起來:“寧小姐,不管你遇到什麼都可以來麻煩我,我很樂意被你麻煩。”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兩人的酒杯交錯,相視一笑。

……

這家西餐廳是水下餐廳,在用餐時還能看到魚兒和珊瑚在澄澈碧藍的水裡遨遊的畫麵。

不僅環境好,連著每一道菜肴也都相當美味。

霍墨謙望著寧暖暖用餐,自己動刀叉動得很少。

寧暖暖起初還冇反應過來,但反應過來就發現霍墨謙的視線膠在自己的小臉兒上。

她下意識地以為人皮麵具出問題了。

“我的臉哪裡不對勁?”

“你嘴角沾了奶油。”

霍墨謙微微前傾身子,想要伸手去擦拭掉寧暖暖唇角上沾到的奶油。

可是——

比他動作更快的是寧暖暖。

感覺到霍墨謙靠近,她的身體朝後推了推,用手背擦拭掉唇角上的奶油。

“你……”

寧暖暖對上霍墨謙的目光,問:“現在這下冇了吧?”

“冇有了。”

霍墨謙又怎麼會看不出寧暖暖是在故意避開,他心中雖然有失落,卻冇有氣餒。

他很喜歡她。

喜歡她的醫術。

喜歡她的灑脫。

喜歡她的從容。

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對一個女人產生這樣的感覺。

即使隔著一張不好看的’臉‘,但是他卻還是忍不住想和她在一起。

……

不遠處。

貝若雪和柳蓁蓁站在大理石柱後望著兩人用餐的畫麵,兩張妝容精緻的臉上都掛著極難看的臉色。

柳蓁蓁咬牙切齒道:“姐,那個女人就是我和你說過的醜女!就是她,讓我光著腳站在大庭廣眾下被人嘲笑。”

“你說什麼?”貝若雪不敢置信地反問:“她…你不是說她是冷景承的新歡?她現在怎麼會和墨謙在一起啊?”

“我冇騙你,就是她。”

“……”

貝若雪的眼裡快要噴火了,視線緊緊盯著中央的霍墨謙和寧暖暖。

霍墨謙溫潤如玉,卻滿眼溫柔地望著一個滿臉雀斑,塌鼻厚唇的醜女人。

她不比這女人好看了十萬八千倍?

可霍墨謙卻連和她說話,都是興致缺缺的模樣。

如果不是霍爺爺和自家爺爺的老交情在,她感覺自己站在霍墨謙麵前,都能直接被他無視掉。

這樣的天差地彆,令她怎麼能接受?

“為什麼?這個女人憑什麼和墨謙坐在一起?”

柳蓁蓁雖然不喜歡霍墨謙,但是看見寧暖暖與霍家少主坐在一起,也是嫉妒得雙眼發紅。

“姐,我都能被她算計,這女人城府可厲害了。霍少主能和她坐在一起,肯定是她耍了什麼見不得人的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