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之前知道小傢夥們故意瞞著自己,心裡真的很氣。

但現在對上淚眼朦朧的寧小烯,寧暖暖想要訓斥的話,卻是一點都說不出來了。

相反——

小烯這孩子小心翼翼道歉的樣子,隻讓她的心更酸更澀。

見寧暖暖不說話,寧小烯又扯了扯她的衣角:“媽咪…我知道…錯了,我下次不敢了……”意識到自己說了‘下次’,小傢夥又忙改口,“我向你保證,絕對冇有下次了!”

寧暖暖哪裡真捨得生寧小烯的氣。

“你的傷口是杉杉幫你處理的?”寧暖暖悶悶地問道。

“恩。”寧小烯點了點頭,“是杉杉怕我傷口好不了,她才幫我處理的,你不要怪她!要罰我,要打,就對著我一人就行了。”

“傻小子,你現在這會兒知道要保護妹妹了……”

“我……”

“冇有他們三個給你打掩護,你能到現在才露餡?”寧暖暖扯開胳膊上的繃帶,仔細地檢查了寧小烯的燒傷,“你的媽咪我冇有這麼小雞肚腸,這次我就不會追究了,要是還讓我逮到一次,我連著你們四個一起不理了。”

聽到寧暖暖鬆口了,寧小烯破涕而笑。

“嗯嗯,我們的媽咪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咪!”

“少馬屁精!”寧暖暖斜睨了寧小烯一眼,正色道,“胳膊上的傷,應該又疼又癢吧?也難為你這兩天要在我麵前假裝什麼反應都冇有。”

寧暖暖檢視過後,發現語杉處置得總體還算妥當,眼底不禁湧起一股笑意。

這個小丫頭比她想象中的還要有天賦。

她教語杉醫術也不過就是幾個月的時間,冇想到她現在的進步可以用‘突飛猛進’來形容了。

處理完傷口。

寧暖暖自然關心起寧小烯胳膊受傷的原因。

“寧小烯,你和我說實話,你胳膊上的灼傷,是不是和林毅的爆炸事故有關?”寧暖暖問道。

寧小烯知道自家媽咪智商超絕,也不是他三言兩語能矇混過去的,隻能誠實地點了點小腦袋:“林叔叔遭遇爆炸的時候,我和他都在那間廢棄倉庫裡。”

“什麼?”寧暖暖後怕地驚撥出聲。

“是林叔叔在最後關頭救了我,在爆炸前的最後一刻,把我扔出了倉庫。”寧小烯想到那畫麵,小手就緊緊攥成了拳頭。

“寧小烯,你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我!”

“是那樣的……”

寧小烯將當天發生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寧暖暖。

寧暖暖聽完之後,心裡更是對整起爆炸事故有個清晰的瞭解,愈發肯定林毅的死…與寧雲嫣脫不了乾係,哪裡會有那麼巧合,林毅纔回帝都就好死不死遇上爆炸這種小概率的事故?

不過還有一點……

就是寧小烯在進入倉庫後,看到躺在地上的林毅。

他蜷縮在地上,嘴唇發紫,青筋暴起,不是猝死或者心梗症狀,更像是中毒。

寧雲嫣並不懂醫,而且這類藥也不像是德易會研製的,如果林毅能在這麼短時間內被中毒,凶手反而又不太像是寧雲嫣了。

寧暖暖越想,越覺得腦殼有些發脹發酸。

“媽咪,你怎麼了?”

“冇什麼,我隻是在思考一些事情。”寧暖暖將寧小烯胳膊上的傷重新包紮好,“你胳膊上的傷,最近都不能沾水,洗澡的時候注意一些。

對了,下次換藥也不一定要找我,杉杉幫你換就可以了。”

“好。”

寧小烯在離開臥室前,猶豫了下,還是冇忍住掃了寧暖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