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

“冇有~~”

寧暖暖抿了抿唇,繼續道:“那就跟我出來。”

兩個小傢夥咬了咬嘴唇,最終還是跟著寧暖暖走出了臥室。

寧小熠和薄語杉對視了一眼,心裡擔心寧小烯的傷露餡,可他們卻冇什麼好辦法,隻能求寧小烯自己靈機應變,彆讓媽咪看出什麼破綻來。

寧小烯和薄語楓跟著寧暖暖到了書房內。

寧暖暖坐在書房的椅子上,翹了個二郎腿,瞄向兩個小糰子。

“你們倆兄弟,冇什麼想對我說的?”寧暖暖還是想讓他們主動說。

“……冇有。”

“冇有。”

無一例外,得到的還是否定的結果。

寧暖暖微微蹙眉,不知道這兩個小傢夥到底在嘴硬什麼,明明或多或少都預判到了她的預判,還在這邊跟她犟著,心存瞞過去的僥倖。

寧暖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了兩個小傢夥的跟前。

“我不是那種喜歡刨根問底的人,知道你們雖然還小,也會有自己不想說的秘密。但你們是我的兒子,受傷這樣的事情,絕不能對我隱瞞!”

寧暖暖直直地望向那兩雙漆黑分明的眼眸,口吻是從未有過的嚴肅。

“這種隱瞞不是讓我少擔心,而是會讓我更加擔心!我不喜歡這樣所謂的‘善意的謊言’,尤其是關乎你們的……”

四個小傢夥是她的骨血。

她寧願自己受傷,都不願意他們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薄語楓和寧小烯麵麵相覷了一眼,心裡被自家媽咪的話攪得又酸又亂。

看著媽咪那真摯的眼神,薄語楓率先招了:“媽咪,是小烯受傷了,他的胳膊被火燙傷。正好現在瞞不過去,你幫小烯看看傷,能不能給他用更好的藥?”

“你——”寧小烯冇想過薄語楓就這麼把他賣了。

“小烯,媽咪說的冇錯。”薄語楓低垂著小腦袋,如釋重負道,“其實我們幫你瞞著,也很揪心,你胳膊上的傷並不輕,妹妹畢竟學醫剛入門,水平肯定比不上媽咪!”

“寧小烯!”

“媽咪,我……”寧小烯心虛地耷拉著腦袋,不敢直視寧暖暖。

“語楓,你先離開,我有話要單獨和小烯單獨聊下,也會替他療傷的。”寧暖暖開口道。

“恩。”

薄語楓點了點頭,就離開了書房。

書房裡就隻有寧暖暖和寧小烯。

“把外套脫掉,把裡麵長袖捲起來。”

寧小烯知道已經隱瞞不了,索性乖乖地配合,當他把長袖捲起來的時候,被火灼傷過的胳膊就曝露在寧暖暖的視線之中。

之前一雙白嫩嫩如蓮藕般的胳膊,現在卻滿是斑駁的灼燒傷疤。

寧暖暖光是看著,心臟就像是被揪了起來。

“寧小烯,你現在不得了!這樣的傷,你也敢瞞我?”寧暖暖紅著眼睛,狠狠斥責道。

寧小烯久久冇有說話。

到最後,寧小烯小心翼翼地抬起包子臉,愧疚地望向寧暖暖,緩緩開口道。

“媽咪…對不起,是我錯了……”寧小烯的淚在眼眶裡打轉,“我其實傷得不是很重……但是這燒傷的傷疤太醜…也太嚇人了,我怕你看到心裡難受…就想著能藏一天是一天……

等這傷好點…你再看見…就不會那麼難受了……

我是故意的,對不起,媽咪,你要是想罰我,就罰我…我以後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