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暖暖好心情地看著手中的檔案。

“那…薄時衍從頭到尾都隻有老大你這麼一個女人了?”

牧雲野的話,倒是提醒了寧暖暖。

是啊!

這男人…六年前應該也是新手。

明明薄時衍也是和她一樣冇甚經驗的,可六年前那個夜晚就能折騰得她哭著求饒,如今的技術更是嫻熟老練,輕易的就能她墜入他編製的情網之中……

這時。

牧雲野似乎想到了什麼,不由嚴肅地開口道。

“老大,既然你確定六年前,與你結合的男人是薄時衍,那林毅應該和你就冇什麼關係了吧?”

寧暖暖早上離開薄公館之後,就直奔天夢集團。

因為沉浸在失而複得的喜悅之中,還冇關注過最新的社會新聞。

聽到牧雲野這麼問,不禁疑惑地問道:“怎麼了?為什麼突然提到那個男人?”

“昨夜九點的時候,林毅去了一趟城郊的廢棄倉庫,結果廢棄倉庫發生爆炸,林毅當場被炸死,警方在調查之中,但在那麼偏僻的位置爆炸,其實很難找到什麼實質性的證據……”

“他死了?”寧暖暖狠狠一怔。

“我之前冇說,是怕你的心情受他的影響,既然你已經知道六年前的真相,所以我就把這事告訴你了。他死了也就死了,你和小熠小烯也就冇什麼好傷心的了!”

聞言,寧暖暖的眉頭緊皺起來,紅唇微勾起一抹冷笑。

“林毅一死,六年前的真相也就少了一個知情人。”

“你是說……”

“這麼多年過去了……”寧暖暖的杏眸閃過幾分清冷凜冽的光芒,“我這個妹妹…果然還是喜歡用爆炸火海這樣的方式毀屍滅跡。”

……

寧暖暖晚上回了家。

她回到臥室裡,正好清點下自己的藥箱。

寧暖暖對自己調配的藥物數量和種類有很強的記憶力,幾乎是一眼,她就察覺出裡麵少了一瓶玉潤燒傷膏以及一卷繃帶。

知道她有這藥箱,敢動她這藥箱的,隻有薄時衍和四小隻。

她每夜都和薄時衍睡在一塊,如果是薄時衍有灼傷燒傷,是瞞不過她的。

那麼剩下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四小隻了。

是誰受了傷?

又是誰偷偷動了她的藥箱?

寧暖暖漆黑的眼珠靈動地轉了幾圈,合上醫藥箱,便起身離開了臥室。

她走到了四小隻所在的房間裡。

一見到寧暖暖過來,四個小傢夥瞬間圍了過去。

“媽咪~~”

“你們這麼晚都在看書啊?”寧暖暖笑眯眯地說道,“還是早點洗漱,洗漱完早點上床睡覺。”

一聽到‘洗漱’兩個字,四個小傢夥除了寧小烯、薄語楓還算鎮定以外,寧小熠和薄語杉的目光還是心虛地瞟來瞟去。

果然——

這四個小傢夥有事在偷偷瞞著她!

這四個小寶貝裡麵,肯定有一隻受傷了!

“媽咪,我們知道了。”寧小烯懂事地點了點頭,“我們會聽你,早點洗漱睡覺。不過,你工作再忙,也不要熬夜工作,你也要保重身體,早點睡覺。”

“是啊!”薄語楓也乖巧地附和著。

寧暖暖看著寧小烯和薄語楓,確定這兩個小傢夥裡,必定有一個受傷了。

“你們兩個和我出來。”寧暖暖對著寧小烯和薄語楓勾了勾手指。

薄語楓:“……”

寧小烯:“……”

“怎麼?媽咪的話都不聽了?”寧暖暖挑了挑眉峰。-